第二十三章

次早,各人洗漱及吃早餐完畢,佛難度命令巴拉多斯持槍看管我們的陣營,佛難度和塔爾旺押解我到其他小洞穴視察。我對佛難度說:「不必再視察其他小洞穴了,我已經發現寶藏的可能進口。」

「真的?」佛難度笑道:「那麼我們可以節省許多時間。」

「但是,如果真的發現了寶藏,我甚麼都不要,我只要把黑星石安放在神壇上。請你不要傷害任何人。」

「當然。我發誓。」佛難度舉起右手。

「我要我的助手幫忙。」我說。

「可以。」佛難度點頭。

於是塔爾旺走出大堂,叫狄遜跟隨他走到大堂另一邊的岩壁。我和狄遜細心尋找昨晚出現於岩壁上的隱隱約約的凹槽。由於光線照射的顏色不同,凹槽的影跡並未出現。我用鐵鑿子把稍大的岩石鑿去,又用小鐵鏟把稍突出的泥塊鏟平,卻沒有發現凹槽的痕跡。

「你們又鑿又鏟、又挖又撬,花的時間可不少。你們是不是想拖延時間?」佛難度開始不耐煩了,大叫:「讓開」!

佛難度和塔爾旺用力將我們推開,各握類似鶴嘴鋤的工具,在岩壁上亂打一番,打得碎石泥沙橫飛。

亂打亂撞之下,表層的岩石和泥沙脫落不少,竟露出一塊烏黑石頭,上有兩個淺淺的圓孔。

「是了,是這裡了!」佛難度和塔爾旺興奮莫名,大叫大嚷,塔爾旺還想挖走那黑石頭。

「你瘋了!」佛難度搶走了塔爾旺手上的工具,「沒有鑰匙和鑰匙孔的門怎能打得開?」

於是我們合力將兩個淺淺的圓孔周圍小心地清理泥石,最後得到一塊直豎的大黑石板。黑石板上有一長方形的白石板。上有淺圓孔形的星石,將突起的兩個圓點對準淺淺的圓孔用力按下去。不久,我聽到一陣機器的軋軋聲,黑石板向左方緩緩移動,露出一個黑黝黝的大洞。

塔爾旺就想進入。佛難度一把抽住他的後領,大喝:「站住,讓他們先進去,提防有暗箭、弓弩、或其他陷阱。」

我把黑星石交給佛難度說:「如果我死了,麻煩你替我將它放在神壇上,謝謝。」

於是佛難度把黑星石放在口袋裡。我和狄遜一馬當先,昂然直入。我並非不怕死,但現在已經無可選擇。稍一遲疑,子彈即會貫穿我的背部了。

「等一等,我也要進去,是佛難度應允讓我們進去的。」這是唐芸從後面傳過來的聲音。

「好,讓兩位女士也進去,我答應過的。」那是佛難度的聲音。

現在大堂上,我方陣營只餘薛典諾一人,敵方只餘巴拉多斯一人,大概他要看守薛典諾。其餘兩方陣營的人都走進藏寶洞去了。

X X X X X X

路又窄又黑。我亮了電筒,才看清碎石與泥沙的路面。走了十來分鐘,轉一個彎,就見前面豁然開朗,是另一個大堂。

沒有電燈,但四周的縫隙很闊大,射進陽光,照耀如同白晝。這岩洞全是堅硬的岩石組成,並無泥土。地面用大岩石圍繞成一個圓圈,高約二米,有一拱橋相連。我爬上拱橋,下面還挖掘很深,堆滿金磚、金條、翡翠、玉石偶像、玉石花瓶之類。盡頭處安放着一個約八米高的太陽神站像,金璧輝熿,氣勢懾人。我想,這太陽神站像是黃金鑄成的,小部份則是白銀鑲嵌的;牠的藝術性真是價值連城,世罕其匹;至於牠的黃金含量更加驚世駭俗,目空今古。

在大岩石砌成的圓圈內約有兩個籃球場大,其深挖程度則無從估計,我想,至少有三米多吧,因為整個圓圈內,都直豎着尖銳的刀叉劍戟之類,有些插得很深,有些插得很淺,大概作為陷阱之用,如果你隨便一躍,身體必然受損,開了幾個大穹窿。

拱橋與大岩石砌成的大圓圈相連。前面有一短墻阻擋。短墻當然也是岩石築成。中間是一塊平滑的白石板,白石板上有長方形的小黑石板,黑石板上有兩個淺淺的小圓孔。我知道那是與白星石相接合的機關。但是我身上沒有白星石,白星石已經在千年前丟進雨神深洞裡,它已經失蹤了,永遠失蹤了。

我從拱橋慢慢退下地面,將我看到情況告訴佛難度。佛難度喜形於色,長槍一揮,喝令眾人後退,又命令塔爾旺按住康妮坐在地上。

「佛難度,你要幹甚麼?」我大驚失色,「你不要威嚇她,她甚麼都不知道。」

「寶藏的鑰匙在她身上,我要的只是鑰匙。」佛難度神秘地笑着。

「我怎會有鑰匙?」康妮顯得驚惶,「不信儘可以搜我的行李,或者叫巴巴拉搜我身上。鑰匙不是在你口袋裡嗎?剛才我還看見你用它開藏寶洞的門!」

「少嚕嗦。我還知道你叫康妮,你跟佐治同樣奸狡,不能信任。」佛難度又神秘地笑,「巴巴拉,為了酬答你的通風報信,我容許你下去寶池兩次,檢兩件你喜愛的禮物。」

「請你不要傷害佐治和康妮,佐治已經給你找到藏寶洞,你已經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巴巴拉說。

「這因為我幸運、有福氣。俗語說:『有福之人自有百靈扶助』,命中注定,誰也改不了。」佛難度笑容滿面。

巴巴拉不作聲,用肩頭掛起一綑童軍繩,攀上拱橋去。拱橋連接圍成大圓圈的岩石。當遇到前面擋路的一道短墻時,只須輕扶短墻,向旁邊橫行,過了短墻,就是堆砌大圓圈的大岩石。

如果有短墻中間白石板上的長方形小黑板的鑰匙,打開白石板,人就可以沿一道梯級直下寶池,取寶物輕而易舉。但是沒有鑰匙打開門,只好想想其他辦法。

巴巴拉用童軍繩圍繞短墻的基部,打了結,將另一端放下寶池。然後,雙手緊握繩身,滑行下去。兩腳快將接觸寶池時,巴巴拉突然一個翻身,頭下腳上,腳還繞着繩身打一個圈,使身體固定,不致下墜。於是巴巴拉的雙手騰空了,在寶池中拾取寶物,首先是一塊金磚,份量頗重。巴巴拉忙拉開上衣的拉鏈,將金磚塞進去,又拾起一隻玉香爐,也塞進大衣裡面,接着把大衣的拉鏈拉至頸部,防止贓物再掉下。然後,她一個跟斗,變成頭上腳下,雙手抓住繩身,飛快地游行向上,終於到了大岩石上,扶着短墻,轉到短墻外,沿拱橋跳落地面。

佛難度鼓掌讚賞,說:「如果讓你逗留這裡一整天,你可以偷到十幾件寶物了。」

「我只答應過拿兩件,不會多拿,」巴巴拉嚴肅地說,「我很後悔洩露了一些秘密,請不要傷害佐治和康妮,求求你,不要傷害他們,我寧願把那兩件寶物都還給你。」

「現在太遲了,誰會眼看滿池的寶物能死心呢?」佛難度粗聲喝道,「塔爾旺,按住康妮,用力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