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下一天黎明,我們收拾行裝,又繼續出發。走了個多小時,終於來到火山口噴出的濃煙籠罩範圍之下。薛典諾吩咐我和狄遜戴上用石綿絲織成的闊邊帽子,以防熾熱的熔岩粒掉下來灼傷了頭臉。

不久,我看見山邊有一片約二十餘米平方的草地,一直伸展至懸崖。草地上長滿了草,草高與人齊。但是草尖都結了冰,像劍戟般鋒利。

「山邊沒有通道,難道我們得用刀子刈割那些堅硬如鐵的雜草嗎?」我說,有點泄氣。

「少擔心,我們已經到了。」薛典諾大笑。

「真的?在哪?」狄遜大表驚訝。

「在地下,」薛典諾從衣袋中取出一個活像電視開關的遙控器,按按那紅色的樞紐,只聽見一陣札札的機器響聲,那草地上端靠近我們三步之遙,一塊方形的石板被兩部油壓機推起來。整幅泥土和雜草本是垂直向上的,現在卻變成橫向了;但雜草根部和泥土跟石板黏在一起,沒有掉下來。石板下面原來有一條地道,黑黝黝的,有石板梯級相連,以便進出。

「披上黃披肩,跟着我走。」薛典諾說。他開亮了電筒,一直走下去。

隧道顯然是從岩石鑿出來的。我們剛走進去,種植着雜草的鐵板就自動下降,把隧道口關閉起來了。

「戴上防毒面具。這裡的氧氣很稀薄,不能供應三個人的呼吸。」薛典諾說。

走了大約半小時,道路寬敞了,三個人可以並排前進;而且空氣清新,可以除下防毒面具了。隧道頂上還裝了電燈,十分明亮。

「氧氣機、空氣清新機、電燈和一切機械裝備都依靠地熱發電。地熱的熱能取之不盡。」薛典諾說。

我們繼續前行。路面是下斜的,又走了半小時,終於走完了隧道,但是沒有射手出現,看來所有人已經離去了。前面豁然開朗,原來是十多個籃球場大的廳堂。說它是廳堂,其實是由四周的岩石鑿出來的半圓形空間,頂端天花板則是個圓拱,也是從原有的天然岩石雕鑿出來的。整個建造工程十分艱巨而宏偉,雖然稍為粗糙,卻遠非光用大岩石堆疊起來那麼簡單。

「真是鬼斧神工,渾然天成。」我禁不住讚歎。

「費烈兄弟,你很有眼光。這是三萬多年前的人類建築作品。那時候人類的智慧和科技成就比起今天的實在高明得多。後來由於冰河時期、造山運動、地殼板塊遷移和幾次大洪水的衝擊,人類及他們所創造的文明就絕大部份毀滅了。人類和動植物可再次繁衍、文明可以再次創造,但需要時間。時間多少?二萬年儘夠了。

「我們的祖先是在大約三千年前佔據這山洞的。這山洞其實有八千年歷史。他們用幾十塊粘土板、用瑪雅文記述了這件事。我的瑪雅文程度很差,而且粘土板上的字跡又十分模糊,我只能約略了解當時的一些情況。

「我的祖先們只有四人:一對年約四十歲的夫婦和年約十五六歲的兄妹,剛從一場大天災中逃脫。他們的木筏停靠在附近山頭。山頭當時離水面只有幾米。

「他們找到一個洞穴棲身。住了一段時候,再尋到這個洞穴。這個洞穴很溫暖,使他們不致挨凍,住得很舒服。這裡有清溪、有溫泉。住了一些時候,水退了,原來這是一個高達二千多米的火山;外面溫度低,不能種植糧食,而他們帶來的糧食已剩餘不多了。

幸而山上還有兩個小湖泊,湖泊裡有魚還有地下溶洞,溶洞也有魚類生存。他們將大繩索撕為小繩索,結成網罟,捕魚維生,亦可苟延殘喘。至於魚靠甚麼食物維生?大概是從遠方吹來的植物種子或柔弱的莖葉腐殖質,甚至鷹隼掉下來的糞便,蝙蝠糞便,等等。自從一家四口遷入岩洞居住,增加數量不少的人類排洩物,魚類的糧食更豐富了。

生活總算安定了,不虞凍餒了。但是居安思危,隧道的進出口是開放着的,萬一被陌生人或野獸闖入就危險得很。

做父親的本來是工程師,要設計一道油壓活門真是輕而易舉。可是沒有齊全的工具及材料,便十分困難了。後來他決定雕鑿岩石石門及石製齒輪,日以繼夜,辛辛苦苦地工作,歷時兩年,才大功告成。

石門堅固、石質齒輪靈活,最重要的是耐用,因為沒有使用金屬材料,不會銹蝕或氧化,可以用千年而無損。

父親為石門而辛勤工作,母親為糧食而操勞,例如結網、捕魚、清洗魚腸、曬晾、貯藏及烹煮之類。兩兄妹則無所是事,又不必上學或溫習功課,終日在岩洞裡面嬉戲、遊蕩。岩洞很大,有隧道四通八達;隧道旁邊又有許多小岩洞,宛如旅店的房間,有通風設備,並無採光設施,伸手不見五指。顯然,以前曾住過人,還使用過照明工具,否則生活上就很不方便。但現在照明工具損壞了,他們不懂得修理。

兄妹二人每早吃過飯便雙雙出去玩耍,晚上回來吃過晚飯才在大堂上就寢,父母從來沒疑心。直至有一天,妹妹懷孕了,才驚動了父母,嚴加責罵,但已經太遲,事實無可挽回。

「我們無書可讀,無工可做,沒有朋友、沒有遊戲、沒有娛樂。這樣的生活比死還要難受。我寧願死,死在外邊。」哥哥說。

「我也寧願出去闖闖,死而無怨。」妹妹說。

父母長嘆一聲,久久無語。

最後,父親說:「算了,這不是你們的錯,是時代的錯。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天地氤氳,萬物化生。你們可能是人類的新始祖。新的倫常關係、新的道德、新的風俗、新的法律、新的世界、新的環境即將展現,雖然得經歷很悠長的歲月。

「孩子們,留下吧。我不想你們出外走上死路。你們一死,人類可能完全滅絕了,這多可惜,因為外面是新的天地,沒有人能夠一下子適應。光是找不到食物,就置你於死地了。」

「由今天起,你們結為夫婦,住在大堂旁邊的一個岩洞內,努力生孩子。人是我們珍貴的資源。」

十年後,父親死了。當時人類的壽命很短,因為營養缺乏、藥物全無、免疫能力不足,一旦染上疾病,就凶多吉少。年輕人尚可支撐,年紀大了,又怎能倖免?

至於嬰孩的夭折率也很高,生下三胎,只得一人長大。

兄妹在五十餘歲時,相繼逝世,育有子女八人,四男四女。長子三十五歲,繼任家長之職。次女三十歲,三男二十八歲;四男,二十五歲;五女,二十二歲;六男,二十歲;七女及八女,分別為十八及十六歲。

長子與次女同住一個岩洞。三男與五女同住一個岩洞;四男與七女同住一個岩洞;六男與八女同住一個岩洞。一家男女配對,相安無事。

但是,他們一家人的健康很差,羸弱多病,沒有人能活得過四十歲。小孩子則多半活不過十歲,而且視力很弱。這大概因為他們生活在黑暗之中,空氣又不流通。至於食物,除了魚之外還是魚,沒有鹽、糖,沒有油、沒有綠色植物、纖維素、維生素、抗壞血酸、缺乏陽光或維生素D…等等。更沒有營養補充劑,藥物等等。近親婚配也是致命傷,智力和體能都受到窒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