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偕狄遜同到庫斯科的高原旅舍,斥資美元二十萬,裝修、擴充,讓他收購股權為新主人,與阿蓮娜共同經營。方麗麗仍然獨居三樓,讀書度日。

我又偕唐芸回到邁阿美,用十萬元收購一家中餐外賣店,讓她與彼德合力經營,以維持生計。

我自己還有佛難度賣給我的大片荒地。我買了一間汽車房子,停放在樹蔭下,敷設了水電,獨身居住。

我已看破世情,終日渾渾噩噩而不覺其苦,生活像行屍走肉,亦不覺其樂。生存漫無目的,更無希望。我不能忘記跟康妮在一起時的歡欣、慰藉與快樂。我整天呆坐書桌前,對着康妮的一瓶骨灰,只回想從前的日子,有如孤鸞寡鶴,孑然一身。沒有康妮共同生活,我留在世界上還有甚麼意義?

我的行篋裡仍留着清初詞人納蘭性德的《飲水詞》,我日夜捧讀,愛不釋手,尤以下面幾首最貼合我心意:

山 花 子

林下荒苔道韞家。生憐玉骨委塵沙。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  
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似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昨夜濃香分外宜。天將妍暖護雙棲。樺燭影微紅玉軟,燕釵垂。  
幾為愁多翻自笑,那逢歡極卻含啼。央及蓮花清漏滴,莫相催。
  
風絮飄殘已化萍。泥蓮剛倩藕絲萦。珍重別拈香一瓣,記前生。  
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欲話心情夢已闌。鏡中依約見春山。方悔從前真草草,等閒看。  
環佩只應歸月下,鈿釵何意寄人間。多少滴殘紅蠟淚,幾時乾。
 
小立紅橋柳半垂。越羅裙颺縷金衣。採得石榴雙葉子,欲貽誰。  
便是有情當落日,只應無伴送斜暉。寄語東風休着力,不禁吹。

我真後悔當年接受了那荒謬的任務。我經歷了千山萬水,克服了大小困難,花費了多少錢財,虛度了無數寶貴的光陰,終於將黑星石歸還了神廟,結果我摯愛的伴侶魂斷荒山塵土,永歸離恨天,幽冥永隔。天神有知,何以待我如此殘酷。

康妮確曾立心盜竊靈石,應受嚴懲。但是她當年墜洞而死,罪孽也應同時洗脫乾淨,好像囚徒在獄中服刑期滿,或判死刑即時執行,他的罪也完結,付出了他應負的責任,何以她所犯的罪經歷了千年歲月仍未洗脫,在雪白的足跟上又生長出黑痣,因而致死?而我也因此而失去了摯愛伴侶,遺憾終生。

人生命運,衰旺不同。康妮前生,在瑪雅年代身為奴隸,竟能走過康莊大道,竟能搖身變為公主,歷居要職,叱咤政壇,置十八兔王和奇里瓜王儲於死地,在我的管治之下亦能飛黃騰達,富貴迫人。而今世卻命途坎坷,嘗盡悲苦生涯,最後被惡棍剁足而死,與愛侶亦不能結為夫婦,安享富貴。時也命也,禍福怎可由你作主?

住了幾個月,時逢春天,陰月綿綿。一次,連續幾晚下了大雨,整片荒地頓成澤國。我拿起鶴嘴鋤和鐵鏟,在地面開鑿一條排水溝,讓泥水排出我的荒地疆界之外。可是地域太大,我很難獨力完成,只選擇某些積水較多的低窪之處疏導一下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