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看看,」阿蓮娜又指點着美洲豹前腿稍後面的四方形空間說,「這就是肚臍位置,是個廣場,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專供市民散心和歇息的小公園了。佐治,你所指的肚臍中的肚臍,一定是這個地方,絲毫沒有值得懷疑之處。」

阿蓮娜的一番話令我如夢初醒、茅塞頓開。我大喜過望,對阿蓮娜說:「謝謝你,阿蓮娜小姐,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可以買下這張地圖嗎?」

「佐治,你拿走好了,不必買,」阿蓮娜微笑,「這地圖是我們旅舍送給旅客使用的。」

「那麼太感謝了。」我收了地圖,向阿蓮娜深深彎腰鞠躬。然後搬了椅子走向大門口。

「祝你好運,佐治。」背後傳來了接待小姐溫柔的語聲,令我陶醉。

我久久沒有得到解答的問題,她能一語道破;蕙質蘭心,使我無限感激之餘,更添仰慕之意。

X X X X X X

乘坐計程車到達小廣場附近。下了車,必須通過一個小花園,才可直入美洲豹的肚臍部份。那部份有三座「小」字形的矮小平房屋填塞着。「小」字是漢文的方塊字,其實中間的平房較狹長,兩旁各有一短小的房子相伴。設計者不識漢字,只是形象有些相似而已。

我隨便在三座小平房外遊蕩一陣,沒有看見我要找的人,便退回小公園裡。

小公園呈東西向的長方形,門口在南方和北方有水泥小路貫通。小公園的面積約一個足球場大小,中央是圓形小花圃。公園四周均有水泥小路包圍着,四周的對角線又有水泥小路連繫中央花圃,將公園分割成六個三角形的花圃。花圃均種植了花草,景觀清雅。

整個小公園沒有大樹蔭蔽,雖然設置了小石凳供遊人休息,但是難敵頭頂的烈陽曝曬,沒有人肯坐下來歇歇。因此,小公園裡杳無人跡。

既然沒有可供問訊及搭訕的人,我只好又走回「小」字形的平房陰影下站着歇息。歇息夠了,再走到公園南面街道上截停一輛計程車返回高原旅舍。

這天一無所獲,下一天我再去試。一連幾天,依然找不到一個似乎在等候着我的人。

二十多年前,納達羅約我在肚臍中的肚臍裡見面。我想,他一定委託一位朋友與我聯繫。但是事隔多年,那位朋友可以一天又一天、一年復一年、無休止地、不間斷地等候我嗎?如果他老邁而死,納達羅會委託另一位朋友守候着我嗎?我認為不論他等我或我等他,都是很渺茫的事,堅持了十天,我就決定放棄。

最後一天,我去得特別早。已是初冬時分,初升的太陽溫煦而親切,撫慰着我在公園的石凳上閱讀報紙。四周趁清晨的新鮮空氣緩緩跑步或做柔軟體操的遊園客可不少。

正在看報紙時,有人坐在我身旁說:「早安。」

「早安。」我回應。看看那人,是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像個印第安人,衣着普通,態度和善。

「先生,你是第十天來這裡了,」年輕人微笑,「你就住在附近吧?」

「不,」我搖頭,「我住得很遠。我專程來這裡,為的是要等候一位二十多年前約定在這裡見面的人。」

「那個人叫甚麼名字?」年輕人問。

「不知道,」我再搖頭,「是納達羅老先生叫我來的。」

「那麼你一定是費烈了。」年輕人伸手與我相握,「很高興見到你。我的名字叫狄遜。」

「但是,你太年輕了,狄遜。二十多年前你還是個嬰兒,怎可能是跟我約會的人呢?」我遲疑片刻。

「你有所不知,費烈,」狄遜笑了,「納達羅最初委託我的父親守候你,十多年來,我父親每天早上都來到這裡癡癡地等。幾年前他死了。臨死前又委託我來等。現在才終於讓我等到。」

「你們盡忠職守和堅毅無比的恆心令我非常感動,」我的聲音變得有點哽咽而難以自制,「狄遜,難道你和你的父親為了我的事而甘願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和終身的理想嗎?」

「我父親和我所做的事不是為了你而做的,費烈兄弟,」狄遜輕拍我的手背,「我們都是太陽神印提的子女。納達羅族長的指令就是太陽神印提的指令。接到指令,我們就得努力去完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你可否告訴我,狄遜兄弟,納達羅族長的指令內容是甚麼?」我問。

「風雨無間,直至守候到你為止。然後帶領你到指定的太陽神廟,將你的黑星石投放在裡面。」狄遜答。

「你到過那太陽神廟嗎?」我又問。

「沒有,」狄遜笑答,「但是納達羅族長經過幾次與太陽神印提的溝通,已經確定了神廟的位置。」

「那太好了,」我忍不住鼓掌,「只要靈石回歸神廟,我也完成了任務,重拾自由了。」

「不要開心得太早。路途艱辛,危機四伏,說不定我們會功敗垂成,獻出寶貴的生命。」狄遜嘆口氣。

「死也是一種自由,」我笑着回應,「如果任務完成不了,以死待罪也是應該的。死了總比日夜看管那塊黑石頭牽腸掛肚和提心吊膽好得多。」

「那又不必太悲觀,」狄遜安慰我,「神的安排一定不會落空的。」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輕叫一聲:「不好了,我聽說必須找到另外一塊白星石,黑白兩塊石頭必須配合起來才可以開啟太陽神廟的大門,怎麼辦?」

「不必擔心。太陽神告訴納達羅族長,只要你到達太陽神廟裡面,自然有人獻上白星石的。」

「真不可思議!」我由衷地讚歎。

可是我心中不免懷疑:一千多年前我把白星石的丟進雨神差克的深洞裡,那深洞直通河底下面,深不可測,絕對沒有人可以找到它!神真的具有這個大能嗎?

這時候狄遜站起來說:「費烈兄弟,我得走了,我還得到那邊去賣麵包糕點呢。」

「那邊?」我朝那邊指着問。

「就在那邊。」狄遜指指小字形的三座小平房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