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星期日下午六時,郵輪終於解纜啟航。這排水量近五萬噸,長約二百米、樓高十層的龐然大物,竟靈巧而平穩,慢慢地朝港口駛出去。

我們親如一家的兩家人|祖父和我、康妮和康媽,一同站在最頂層的甲板上,靠欄看着郵輪劃破斜暉,奔向大海,將邁阿密遼闊而漫無邊際的房屋和綠樹逐漸拋於背後,繼之被蒼茫、深邃而墨綠的海水、雪白浪花和煙霧迷濛的暮色所包圍。海風吹得我們的衣服和高掛在鋼索上的彩旗獵獵作響,寒意漸濃,我們才乘電梯回到低層的房間休息。

我們住的是兩間相鄰的套房,位於低層的中央部份。房屋沒有窗,既無海景可觀,更不見天日,難分陰晴晝夜。這就是我們準備去圓海上遨遊美夢的地方嗎?當然是的。不過我們自知貧富有別,待遇不同,豈可苛求?總算擁有兩張整潔的床,廁所、淋浴間、書桌、坐椅、衣櫃、水壺水杯等,一應俱全,我們已經很滿足了。反正睡覺時才逗留房內,其餘時間可以到各處休憩,盡量享用船上的一切設施,這與中等、頭等旅客並無太大區別。

郵輪的空間十分寬敞,裝修華麗,設備齊全而多樣化,如餐廳、電影院、劇場、賭場、商場、舞廳、泳池、桑拿浴室、桌球室、圖書館、美容室、健身室、電子遊戲機室、緩跑徑…等等,應有盡有,絕大部份免費供旅客享用。

邁阿密每星期有十多艘這樣的豪華郵輪出發,穿梭行駛於加勒比海各小國小島及墨西哥灣各旅遊城市之間,少部份甚至越過巴拿馬運河而遨遊於太平洋。

一般船資當然昂貴,視旅程長短與艙房等級高低而有所分別,由數百以至萬美元以上不等。旅客多半是從美加或世界各地前來度假的有錢人及退休人士,他們愛與老伴或情侶躺在甲板的尼龍床上晒太陽,或倚在船欄邊看落日、看星星、看鷗翔魚躍,或安坐餐廳跟老朋友共聚,喝茶談天。每到一處就登岸觀光攬勝,閒適忘憂。

年輕人多半選擇短程旅遊,因為花費比較便宜。他們在船上盡情吃喝玩樂,一張船票確實物超所值。途經各地,他們並不在乎甚麼名勝古蹟、歷史文物、風土民情之類,只在乎細白平滑的沙灘和藍天碧海,以便盡情享受游泳、滑浪、潛水、駕駛風帆或水上摩托車等等活動。若遇上了著名的「景點」,則不忘拍照留念,作為曾經到此一遊的證據,還可遍示親友,贏得幾許欽羡的眼神。

至於我們老少四人,別無他求,只隨緣混跡於旅客之列,淺嘗海上旅行滋味而已。試想,我們都不在精壯之年,桌前的佳餚美酒豈可盡情享用?賭場、舞場、桌球室之類又豈是我們流連迷溺的地方?風帆、滑浪、潛水等玩意更不是我們所能消受得了的。

本以為這次廉宜的旅程可以讓我們過幾天逍遙的船上生活,卻原來中了郵輪公司的宣傳圈套。旅程標榜五天四夜,但頭一天在傍晚開船,第五天凌晨已回航靠岸,實際旅程只有三天。而且,全程僅有兩個旅遊點:其一是西礁島(Key West),屬佛羅里達州最南端一系列小島中的一個,有連串長橋與陸路相接,車輛可從邁阿密直達,康媽曾駕車載我們遊覽過一次。這算作海上旅遊點,似有欺騙成分。其二是科茲米爾島(Cozumel),乃墨西哥尤卡坦(Yucatan)半島東南方的一個小島,這就是我們旅程唯中一的海上觀光點了。

那小島有甚麼值得觀光和玩賞的地方,不得而知。其實到處楊梅一樣花,各小島上除了花草、樹木、山丘、溪流、海鷗、沙灘、亂石、坡道、古砲台、城堡、教堂等等之外,難道還有任何我們從未見過的新奇景物嗎?

在房內與祖父休息一會,已屆晚飯時間,便約同康氏母女到頂樓的大餐廳用膳。

餐廳堂煌華麗、陳設高雅、燈光柔和、侍應招待慇懃有禮,還有鋼琴彈奏古典樂曲,周圍洋溢着安祥而和諧的氣氛。

我們被帶到一張靠窗的大桌子。每桌編定八位客人。座中已坐着兩對好像夫婦的中年白人,衣飾入時,令我們不禁自慚形穢。我們打過招呼後坐下,大家點了餐,成人都要了紅酒。服務我們一桌的侍應生是個年約三、四十歲、中等身材的墨西哥人,唇上蓄了濃黑的短髭,自我介紹名字叫馬里奧.羅柏斯。他穿潔白的襯衫、黑絲絨背心、黑長褲、繫黑色蝴蝶結,挺神氣的。他的服務態度很好,對我們四人也禮敬有加。

我們跟同桌的四位客人不久便頗為熟絡,因為除康媽外,祖父的英語雖欠通順,卻能講流暢的西班牙語,我和康妮在邁阿密長大,兼通西班牙語和英語,跟同桌各人互相溝通良好。

馬里奧將各人所點的餐陸續捧上餐桌。菜式很豐富、名貴、可口,我們吃得十分滿意和開心,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食物。同桌的一位客人說,這席豐盛晚餐只有在著名的五星級酒店的餐廳裡才有機會吃得到,連稅和小費約七十元。光算一算四個人在這裡四晚所吃的四客晚餐,總值一千一百二十塊錢,已超過所付的船費了。

晚餐後我們各自回房洗漱就寢。由於吃得太飽,船上的一切娛樂活動都懶得參與。

一宿無話。次早走上頂樓吃自助早餐時才發覺郵輪已泊了西礁島碼頭。自助食物多樣化,吃之不盡。裹腹後旅客們紛紛離船登岸,岸上有幾輛專用巴士免費載運旅客到市中心觀光。我們在市中心附近隨便逛逛禮品精品店,不敢走得太遠。後來看看時間尚早,百無聊賴,就花五塊錢坐上出租計程汽車去參觀大文豪海明威的故居。裡面飼養的貓頗多,逗人喜愛,此外再沒有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方地了。

參觀完畢,緩步走回專用巴士候車處,路程其實很近。乘免費巴士回碼頭登船,已是中午時分。吃過豐富的自助午餐後,又各自回房休息片刻。

這時候,郵輪正向墨西哥灣進發。海上風浪漸大,康媽略感不適,繼續留在房中。康妮獨自到電子遊戲機室玩樂,我伴隨祖父到圖書室消磨時間。

圖書室面積小,藏書不豐。祖父卻借到一本西班牙文的關於中南美洲古代文物的圖書,看得津津有味,逗留約兩小時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祖父是學歷史的,所以對一切古代的事物都饒有興趣。

不過由於經濟能力太差,他從來未擁有過任何值錢的古董,只能在圖片中滿足一下自己的嗜好慾望而已。至於他真正的嗜好屬於哪一方面,我卻不便去問,因為我對歷史是個門外漢。

百無聊賴,我們祖孫就到樓上的自助餐廳閒坐。祖父喝咖啡,我喝橘子汁,吃意大利薄餅和糕點,全部免費。餐廳內的客人並不多,我們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邊看海,一邊靜靜地吃喝,自得其樂。

忽然有一人走近,說:「楚生先,我可以坐下嗎?」他講的是西班牙語。

我們抬頭一看,原來是昨晚的侍應生馬里奧.羅柏斯。他換了便服,一時教人認不出來。

「當然,歡迎您,羅柏斯先生。」祖父伸手讓一讓旁邊的座位。

「不必客氣,叫我馬里奧好了。」馬里奧微笑坐下,把手上拿着的一杯咖啡放在桌子上。

「你可以叫我富安,」祖父指指我說,「這是我的孫兒費烈。」

稍停一下,祖父問:「不用上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