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決戰的日子愈來愈逼近,同學們的心情十分緊張,一碰面就談論不休,似乎連學業也拋諸腦後了。康妮看來卻十分輕鬆,好像漠不關心,又好像胸有成竹、預見賽果。自從升上中學以來,康妮很少跟我接觸,單獨談知心話或交換意見更不用說了。我們之間的疏離顯而易見,甚至基本感情亦難以維繫。我自問沒有開罪於她,何以她對我似有成見?我覺得她城府甚深,心計甚工,跟從前簡直判若兩人。莫非這就叫做成熟吧?

有一天傍晚,我如常坐在門前的木梯級上吹口琴。遠處的一隻布穀鳥「咕咕…咕」地反覆叫着,令我感到深深的寂寞。我不禁想起康妮,輕輕吹奏我最喜愛的、拉丁美洲古老的歌曲:《酸酸三葉草》|

酸酸的三片小葉,酸酸的津液。淡淡的殘破追憶,甜甜的心意。

逝去了美好年華,逝去了童真。留下了甜言蜜語,留不下愛情。

手上握住三葉草,難握住光陰。酸澀味道像你的變酸了的靈魂。

口琴奏不出歌詞,只奏出落寞的心聲。遠處布穀鳥的叫聲不斷回響着,彷彿傳給我憐惜與慰藉。

忽然我又嗅到那久違的、熟悉的清幽香氣。轉頭一看,原來康妮正坐在我身邊。情景依稀如昨,我已無暇驚喜、無暇疑真疑幻,只想把握每分每秒重拾過去的友情。

「我來找你不是為了閒談敘舊,」康妮開門見山地說,「我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

「甚麼事情?」

「是關於足球總決賽問題。佛難度一定要贏得冠軍。」

「這跟我有甚麼關係?」我聽到佛難度的名字就感到很不開心,尤其是出自康妮口中,流露出無限的關懷。

「只有你能夠幫助他,只有你才可以激發黑星石的神力。」

「笑話!我何德何能?」我的語氣冰冷,「再說,黑星石怎會落入佛難度手中?是蘿莎賣給他的嗎?」

「我偷給他的。」

「你偷的?」我大感驚訝,「怎樣偷?」

「你真笨!」康妮搖頭冷笑,「那天在老巫婆家裡,你居然拒絕接受那極罕有、極珍貴的黑星石,把它放回祭壇上。後來楚大爹為昏厥的老巫婆做針灸治療時,我趁局面混亂,悄悄退出後堂內室,跑進大廳,很輕易就從祭壇上偷到黑星石藏在褲袋裡,再悄悄回到大夥中去,神不知鬼不覺。」

「既然你相信黑星石有神力,那麼神一定知,鬼一定會覺的。」

「管他!反正神鬼都不能阻止我。」

「然後你就轉送給佛難度!為甚麼?」

「因為我喜歡他,希望助他一臂之力。」

「你喜歡他?他的人格…」我由於不悅而激動。

「不要以個人的主觀去批評別人的人格。佛難度的人格可能有少許瑕疵。他好動、貪玩,但是不會傷害任何人。」

「也不要以個人主觀去偏袒不值得偏袒的人。佛難度的為人如何是有目共睹的,你喜歡他恐怕會後悔莫及。」

「喜歡根本就是很個人的、很主觀的感情,很難給予合理的解釋。」康妮輕吐一口氣,「我們不要再討論這個毫無意義的問題,讓我們回到黑星石上吧。」

接着康妮就簡單講述偷到黑星石的經歷:
她將細魚絲穿過鵝卵石的U形小孔,掛在胸前,用衣服遮蓋,隨身攜帶,做同一的夢。她夢見自己有時是個奴隸,有時是個公主、貴人,生活在千多年前的瑪雅城邦。夢境沒有連續性,只是重覆着一個又一個片段。她曾經爬上金字塔的神殿盜竊了白星石,後來又送給別人,最後竟不知所蹤了。她認識千年前的佛難度和我,印象十分模糊,也不知經歷過甚麼事情,只記得佛難度是被斬首祭神的,而我則與她死在同一的地方。

夢做得多,景象又明顯又熟悉,於是她相信夢境真確不虛,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的重現。

因此,白天在足球練習場上或正式比賽場上,她特別留意佛難度的一舉一動,看看能否勾起更多的有關回憶。

但是沒有用,回憶從未增添多少。她對於空泛的往事從未得出一個概括的完整輪廓。

不過另一個奇蹟出現了:每當她稍為接近佛難度或在校內走廊擦身而過時,佛難度必然轉過身來,有如觸電,驚愕不已。

她是啦啦隊員,與佛難度相處的機會多着。大家稔熟之後,有一次佛難度說:「康妮,真奇怪,你身上好像會放射出一股強烈的能量,令我霎時精神大振、體力充沛。可惜這種情況轉瞬即逝,如果能夠由頭到尾隨着整個比賽過程延續下去的話,我肯定必勝無疑。」

「我比你更覺得奇怪,」康妮答,「假如我身上真的會釋放強烈的能量,為甚麼其他人毫無反應,只有你才感覺得到呢?」

「我也不明白,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你對我的能量發生反應,畢竟是有緣人。我們不妨做個實驗。你轉過身去,我用雙手搭住你的肩背,你的感覺可能更加震撼。」

「真的?快試試看!」

實驗做了一分鐘,佛難度果然活力倍增,有如脫胎換骨,大喊:「妙極了!妙極了!康妮,你是不是神仙?」

「我並非神仙,但是擁有神仙賜給我的寶貝。」

「你太幸運了。可以讓我看看你的寶貝嗎?」

「不!」康妮斷然拒絕。她知道時機尚未成熟,不宜過早張揚。

在一次足球比賽之前佛難度懇求康妮預先給他輸送能量。康妮答允了。他們站在離球場稍遠的樹蔭下,康妮雙手搭上佛難度的肩背約三十分鐘,佛難度覺得渾身力量已經足夠,就開始進行比賽。

不過,新增添的力量僅僅維持了幾分鐘便點滴無存,依然故我,佛難度當然發揮不出應有的水準。上半場完結後的休息時間內,佛難度本來想懇求康妮再給他輸送能量,但眾目睽睽之下如何進行?旁人看見了會怎樣想?而且能量所維持的時間甚短,於事無補,所以就放棄了。幸虧這場球賽的對手實力很弱,佛難度最終尚能險勝,畢竟在球技方面他還算是一等一的高手,球技和臨場經驗勉強可以彌補體力之不足。

佛難度知道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康妮手中,她是他的唯一希望。如果沒有她的幫助,他將繼續衰沉下去,不但球賽一次又一次地失敗,他升上大學奪取四分衛寶座的宏願也變得渺茫,更遑論晉身職業足球隊的夢想了。

雖然目前康妮的幫助仍未取得成效,但不失為可行的路向。他想:辦法一定有的,只要康妮肯努力尋找。

於是佛難度謝絕了所有女朋友的應酬,專心向康妮巴結,吃喝玩樂和送禮盡量滿足她的需求。

康妮本來就崇拜佛難度,視之為英雄偶像,如今居然臣服於自己裙下,百千寵愛在一身,當然躊躕滿志。她知道佛難度並非真心愛她,只想享受他給予她的物質利益和光彩的生活,尤其是後者。試想想,許許多多女同學一直圍繞在他身邊,奉承獻媚唯恐不及,而她卻對他頤指氣使、君臨其上,令他再也不敢對其他女孩子多看一眼,這是何等的風光。她已經贏盡了一切羨慕和嫉妬的眼色、嘗盡了虛榮的甜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