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午八時,看守者又派我給一個長長的欖杬形麵包和一片鹹肉,不過他聲明這是一天的糧食,包括了早餐、午餐和晚餐在內。然後他又拿了一包食物去敲主人房的門。我好奇心動,想看看房內囚禁着甚麼人。探首房門外偷窺,見主人房門打開了,一個黑影接住了食物,房門便立即關閉。

那黑影是誰,與我是否有關?看守者轉身要走出走廊時,我快步走過去,站在他前面說:「阿米哥(註:西班牙語,朋友的意思),那房間裡住着誰?」

「我怎知道?」看守者圓睜豹眼,大聲叱喝,「小子,再多管閒事,小心我揍你!」

這時候,主人房門忽然打開,一個老頭赫然站在門前。我定睛一看,天呀!原來他竟是納達羅!他不是早已回到秘魯去了嗎?怎麼會在這裡的?

看守者聽見開門聲,急忙回頭,但是納達羅立即退回房內,「蓬」的一聲,房門又關上了。

「死老頭,你再出來,小心我敲斷你的腿!」看守者高聲責罵後,轉過頭對我說,「小子,你認識他嗎?」

「我看不清楚,阿米哥,可不可以讓我再看一次?」我陪笑說。

「去你的!」看守者給我當胸一掌,猛力推我倒退回房內,差點兒被床墊絆跌地上。他順手掩閉房門,揚長而去。

我相信納達羅是聽到我的聲音才故意向我現身的。

我既然知道納達羅就住在隔壁,精神為之一振。我必須聯繫上他,多瞭解彼此的處境和尋求逃脫的方法。

吃過早餐,我按下門鈕上的鎖,使外面的人不能輕易進入。審視地面,有些階磚已經鬆脫。我檢起一塊階磚,翻轉過來,拿塑膠牙刷柄的末端在磚底磨刮,要將它弄得扁平而尖銳,可作匕首或鑿子使用。

磨刮了兩天,牙刷柄終於成形,可以使用。我在靠近走廊與主人房的一側墻壁交界處挖一個小洞,如兩毛半硬幣般大。由於屋內的間隔墻壁以粗木條作基架,再加乾草桿與灰泥混合批盪而成,厚度僅約五厘米,要挖個小洞並不花費很多工夫,沒半天就弄妥了。

兩名看守人早出晚歸,很有規律。歸時必帶一些糧食和日用品如廁紙、垃圾袋之類。我每天的食物沒有變更過,總是欖杬形麵包加鹹肉,偶然會分到兩三隻西紅柿或一束生菜,我看納達羅的食物也沒有甚麼分別。

每當三名看守人吃晚飯、喝啤酒、玩紙牌、聽音樂和高談闊論、嘻哈大笑的時候,我就關上門跟納達羅通話;或者,在白天,當一名看守人獨坐沙發、對着客廳大門發呆時,也是我跟納達羅閒聊的好機會。

我們以瑪雅語交談。撕開裝麵包的紙袋捲成筒狀,穿過洞穴,將耳或嘴貼近筒的兩端,說聽都溝通無礙。

我告訴納達羅我的遭遇,他又告訴我他的遭遇。他說,他所領導的表演團的大部份經費是由本地的秘魯商會捐款贊助的。嘉年華會結束後的次晚,商會負責人舉行餐會為他們餞行。他由於結識了我而得意忘形,加上喝多了酒,席間向商會會長說,他已經找到黑星石的主人了,今後不會再來邁阿密打擾秘魯商會了。

當時一位在座的青年問,擁有黑星石的人有甚麼好處?他答,單說好處,就是可以找到一個價值千百億的大寶藏。但是必須先找到另一枚白星石跟黑星石互相重疊,才能夠開啟寶庫。他又問:你可知道寶庫的所在地嗎?我說,我只知道大概的地點,不過如果你擁有了黑星石,它就會指示你要尋找的途徑了。

下一天,我與團員們坐車開赴機場途中,遇到另一輛車攔截,擄劫了我,直到現在。

「我後悔當晚酒後失言,洩露了天大的秘密;不但自己身受其害,還連累了你。」納達羅咳嗽幾聲,「小兄弟,真對不起。」

「也許一切都是天神的安排。納達羅,你何必自責呢?」我轉換話題,「那青年名叫佛難度,對不對?」

「對,正是他!」

「他是貪鄙的壞人,可能已經將你透露的消息轉賣給一個非法集團了。」

「我寧願死也不跟他們合作。沒有我,他們就發不了財。費烈,小兄弟,趁我還活着,我會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

「我們瑪雅黑鷹人自從幾百年前遷到太陽神特別眷顧的黃金國印加之後,便接受並認同了印加人所崇拜的代表太陽神和創造之神的維拉科查。不但我們全體人和祭司都以太陽神和維拉科查作為唯一的崇拜對象,我們的黑鷹圖騰也改用太陽神作為主要標誌。我自己更努力嘗試懇求及遵從衪的訓導。

「由於我的堅忍精進修持和謙卑虔誠表現,神已經容許我直接與衪溝通,並叮囑我統籌處理黃金國神廟的事務,這也是我三度前來邁阿密尋找黑星石主人的原因。

「據說太陽神最初登陸地球的位置就是印加地區,亦即安第斯山的高原、現今秘魯的國土。四億年前衪已經來過了,最近的一次卻在三萬多年之前。當然,億萬年間,該地區的地殼變動很大,北美洲西部隆起成為洛磯山脈。後者比前者更高更長,平均高度約海拔四千至五千米,長度沿太平洋海岸,由北至南延綿約九千公里,黃金的產量極多,尤以印加地區為最。

「印加人原本住在安第斯山的高原上,十三世紀開始向外擴張。由於驍勇善戰,十五世紀時的版圖已囊括秘魯、厄瓜多爾、玻利維亞、智利北部和阿根廷東北部的廣袤領域,成為文化昌盛、繁榮興旺、威震四方的印加帝國。印加即太陽神之子,全國上下都崇奉的太陽神父親。

「它的首都在如今秘魯的庫斯科(Cuzco),全國人民相信黃金是太陽神流出的汗水凝結成的。人民所奉獻的黃金都集中在那裡。庫斯科太陽神廟的石墻上全用兩掌寬、四指厚、重約二點五公斤的純金板塊鋪砌,確是金壁輝煌,令人目炫。神廟內的太陽神像固然用純黃金鑄造,用白銀和寶石鑲嵌,即使花園的草地上也「種植」了許多純金玉米和各種純金植物及花卉。

「不過,十六世紀時,西班牙侵略軍征服了庫斯科,把太陽神廟內的黃金、珍寶搶掠淨盡,並在神廟的基石上興建了如今的聖多明各天主教堂。昔日繁華永逝,恍如一場春夢。

「印加帝國最後的一位國王被西班牙侵略軍誘捕及囚押,統帥威脅印加人必須用裝滿囚室的黃金和兩倍的白銀贖回國王。囚室高九呎,寬十七呎,長二十二呎。你想,該用多少黃金才裝得滿?後來印加人雖然盡力滿足了侵略軍的要求,國王終於被他們殺死了。

「費烈小兄弟,將來如果你有機會到黃金國的太陽神廟,你見到的黃金一定比國王囚室的黃金多得多。」

「我不在乎黃金,納達羅。」我說。

「我知道,小兄弟,」納達羅笑,「因此,假如太陽神不願意交給你所有的黃金,你也不至於太失望。」

「衪給多少我就拿多少吧。」我也笑了。

「不過,我必須告訴你關於黃金國的故事和尋找它的方法。」納達羅咳嗽幾聲、清清喉嚨,「許多人認為印加帝國盛產黃金,它就是黃金國。不是的,黃金國另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