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傳說中的黃金國在現今哥倫比亞東北部的瓜塔維塔湖附近,位於安第斯山東麓的高原上,國王名叫艾爾多拉多。據說該國王擁有黃金的數量,冠絕塵寰,簡直是黃金遍地。每天清晨,艾爾多拉多用松脂塗滿全身,再粘上金粉,使整個人顯得金光耀眼。然後他坐小船到湖中心,將黃金、寶石和白銀製成的器物拋入水裡,以奉獻給神靈。到了傍晚,他又跳進湖中,把全身的金粉洗得乾乾淨淨,明天又重新塗上。

「這個來自印第安人的古老傳說,自從西班牙人入侵南美洲後開始廣為散播,不但口耳相傳,還有些西班牙歷史學家根據道聽塗說加以附會渲染,寫成書本,使侵略軍首領神魂顛倒,帶兵四出查探艾爾多拉多黃金國的所在地,當然,伴隨而來的野蠻的征伐、搶掠、殘殺和奴役都是必不可免的了。

「此外,大批財迷心竅的歐洲冒險家也遠踄重洋,加入了尋寶的行列。百年來,他們走遍高山、原野、雨林,甚至穿越亞馬遜河的蠻荒之地而到達大西洋海岸;耗盡資財、動員和犧牲多少人力、浪費多少精神和時間,飽嘗艱辛,枉丟性命。雖然偶有幸運者找到少量黃金,而黃金國始終遙不可及。

「傳說中的艾爾多拉多拋棄寶物和洗滌身上金粉的瓜塔維塔湖的確找到了,而且花費了巨大財力勞力去挖掘排水溝,將湖水引出大海,可是只能取得小量黃金,所謂黃金國卻杳無蹤影。」

「這樣看來,黃金國是純屬子虛烏有的了?」我說。

「純屬子虛烏有。」納達羅低聲笑,「但是艾爾多拉多倒是確有其人。他是個酋長。他遵從太陽神的意旨,終生率領部落的族人搜集散佈各處的黃金,收藏在他們建造的太陽神廟內。太陽神廟座落於一個荒僻的山頭,是太陽神特別指定的位置。」

「你知道那個位置?」我問。

「普天之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太陽神只告訴我一個人,而我又只告訴你一個人,你不能再告訴任何人了。即使遭受嚴刑逼供,或者死亡威脅,你都不能洩露半句。你肯發誓嗎?」

「我發誓決不會洩露半句。」我舉起右手,雖然納達羅看不見。忽然,我心中升起一個疑團,忍不住要求他解釋:「首先,請告訴我,納達羅,你看見過太陽神嗎?衪是甚麼樣子的?」

「我沒有看見過衪。在漆黑的房間裡,我只看見天花板上有一堆濃厚的、灰白的棉絮,像夜間天際的星雲。從裡面發出了瑪雅語。衪講完了,星雲就消散了。」納達羅咳嗽幾聲,「怎麼?你不相信我嗎,小兄弟?」

我想起了千多年被顏德莉小王后的兵士追殺時,在風雨雷電交加的黑夜中,我的前額也「看見」一堆灰白色的雲霧指示着我應走的方向。於是我答:「我相信你,納達羅,因為我也有過類似的經驗。我想,神靈是不會輕易向凡人現身的。」

「好,我開始講吧。太陽神的正確位置與納斯卡地畫(Nazca Lines)有關。」納達羅輕輕咳嗽一聲,「小兄弟,你知道納斯卡的地畫嗎?」

「略知一二。我看過一部電影,叫做『諸神的戰車』,講述地球上的許多神秘現象和事物,包括幾千幾萬年前的人類所創造的無可解釋的神秘遺跡。秘魯納斯卡平原的地畫就是其中著名的一種。遠古的先民在地上畫了許多延續好幾公里的直線,互相平行、交錯;還有巨大的、只有在天空才看清全貌的幾何圖形和動物圖形,如猴子、魚、鳥、蜘蛛等等。製作那些地畫的目的和意義何在,一直以來揣測紛紜。有人認為是先民的灌溉系統、藝術創作,有人認為與天文、曆法、宗教儀式、指示農耕季節等有關連,更有人認為是宇航指導標誌、飛機跑道、停機坪之類,至今仍然找不出正確結論,是無法解開的千古謎團。

「其餘的線條都沒有用嗎?」

「沒有用,都是先民為了混淆視聽和擾亂後人的思維而製作出來的,因此後人完全中了計,百般猜思、累年研究而絲毫不得要領。」

「那麼,許多動物圖形之中也只有一個是有用的了,對不對?」我得意地笑。

「小兄弟,你真聰明,果然一下子就展現出前生的王者睿智。」納達羅也笑了,「其餘的動物圖形一無可取,全是意圖掩蓋真相的疑陣,除了一隻最大的蜘蛛。它的一隻右後腳很古怪,末端竟橫向伸出老遠,是八隻中最長的一隻,你…」

這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一陣雷鳴般的打門聲。我急忙抽出穿過墻洞的紙筒,再側耳細聽打門聲的來源。

打門聲來自隔壁,還伴着阿朗素的叫喊聲:「開門!老頭子,快開門!」

忽然,墻洞中伸過來一條紙筒,有急速的聲音說:「我的族人在肚臍中的肚臍等你。」然後,紙筒立即抽回去了。

不久,阿朗素已進入納達羅的房間。

「這麼晚了,我正入睡,不想起床,找我幹嗎?」納達羅急劇地咳嗽。

「你考慮好了沒有?老頭子!」阿朗素粗聲吆喝,「無論如何,今晚我就要你帶你離開,時間太緊迫了。」

「我是沒問題的,阿朗素先生。如果你答應讓我的族人分到全部寶藏的十分之一,我隨時可以帶你們去。」納達羅說。

「放屁!你只能分到百分之一,那已經是很巨大的數目了。」阿朗素提高音量,「老頭子,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不合作,連一毛錢都拿不到,我們還會把你拋進大海裡去!」

「死,嚇不倒我,阿朗素先生,」納達羅哈哈大笑,末了又連番咳嗽,「沒有我的合作,你們絕對不會成功的。」

過了一陣,阿朗素說:「老頭子,你肯定不需要黑星石的幫助就能夠找到寶藏嗎?」

「肯定。太陽神已經賜給我明確的訊息,我的腦袋比黑星石更加管用。」納達羅咳笑着,「喂,阿朗素先生,你謀奪人家的黑星石徹底失敗了,對不對?」

「他媽的,不提也吧!」阿朗素頓地有聲,歇一會說,「老頭子,分賬問題我們以後再談好了,反正我也沒有權力決定。總之,我馬上就得帶你走。」

「到哪兒去?阿朗素先生。」

「當然回秘魯去。我會派人陪伴你,你有護照的,不是嗎?」

「是的。你給我十分鐘,讓我收拾一下。」

房門「澎」我一聲關上了。不久,墻洞透過來納達羅的聲音:「小兄弟,我沒有時間跟你詳談了。我剛才說,不需要黑星石的幫助也能夠找到寶藏,是騙阿朗素的。黑白星石是打開寶庫大門的鑰匙,非倚靠它們不可。

「我如今一去,決無生還之理。衰杇殘軀,死何足惜。小兄弟,勇敢地生存下去,黑星石一定要送回神廟,好自為之。再見。」

哽咽的語音停上了。房門又一次「嘭」的一聲關上,我知道納達羅已經離開。四周頓時瀰漫着絕望無助的孤寂,令我愴然淚下。

X X X X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