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慚愧,晚輩一生從沒賺過錢。』史通先生說。

『以往你沒有錢,當然賺不到錢。現在你有了錢,有錢就可以賺更多的錢了。』傑克說。

『前輩,計將安出?』史通先生畢恭畢敬地請教。

傑克對史通先生講述了下面的一段故事:『最近兩年來,江湖盛傳南美洲有人收藏了一幅太陽神金字塔神廟的所在位置圖。神廟內放滿金塊、銀磚、翡翠和珠寶;假如誰挖掘了全部寶藏而據為己有,他必然成為全球首富無疑了。

『這江湖傳聞喧騰一時,驚動了寶藏所在地政府的一些部門、博物院,還有各國的黑幫、考古學家、冒險家和盜墓者…等等,均怦然心動、躍躍欲試。可是當人們知道必須先找到古代失蹤已久的宇宙黑石及宇宙白石作為開啟神廟大門的鑰匙時,都一齊洩了氣。太陽神廟難找,還有個譜,而黑石、白石落在何方卻無從得知半點端倪。因此,尋寶熱很快就銷聲匿跡,再沒有人過問了。

『不過,上一任頭目老史通先生倒確實親眼見過那塊塊黑石,證明傳言不假。老史通先生曾跟我們幫中高層成員商量過,認為先搶奪黑石在手,已經穩操勝券,起碼可以令別人全無機會了。我們慢慢再訪尋白石;尋得到當然好,尋不到就算了,沒有多大損失。

『可惜高層領導人都不同意插手這件事,因為一,整件事起自江湖傳聞,並不可靠。二,即使可靠,我們必須調動大批人手,遠涉重洋去冒險,費用大,勝望很低,不化算;若調動人手少,根本起不了作用。最後,尋寶方案被徹底否決了』

傑克講完了故事,對史通先生說:『賢侄,你有興趣尋寶嗎?如果有,我願意向你提供兩位秘魯人的詳細地址和電話。他們的確收藏着一幅太陽神金字塔神廟的所在位置圖,你到了秘魯可以親眼驗明真偽;他們可能還做你的嚮導,帶你到神廟的正確地點。

『至於開啟神廟的黑石,你可以透過一位足球員佛難度而取得,用錢收買或使用暴力,由你決定。

『我們幫會放棄了這個尋寶的大好機會,我和你父親都十分惋惜。你父親死後,我曾經想過自己出馬,無奈組織的管制非常嚴厲,我若背叛了組織,必被處死。

『賢侄,你雖是波士,你領導的小幫會亦徒具虛名;但是你麾下的三山五嶽人馬也不少。這件事由你做最適合。』

史通先生喜形於色,欣然同意,忙伸出手掌說:『大叔,快把兩位秘魯人的地址和電話交給我吧。』

『你倒想得美,賢侄,』傑克笑道,『在這個尋寶遊戲中,該你做波士還是該我做波士呢?』

『大叔,當然該我做波士了,』史通先生說,『你的組織不是不容許你背叛的嗎?』

『誰說我背叛組織?』傑克鐵青着臉,『我給你提供了一個發大財的好機會,總不能是免費的。大財到手之後,你得分給我三分之一。正因為我是波士,不必親力親為去辦事,所以我才甘願少拿一些,懂嗎?』

史通先生猶豫再三,終於應允。傑克正容說:『賢侄,我會派一位武功和槍法都非常好的朋友加入你的隊伍。如果你以為你可以不必履行你的諾言,或者可以欺瞞我而吞沒大部份寶藏,又可以僥倖逃得過我的線眼,那將是極為愚蠢和危險的想法;無論你跑到天涯海角,甚至遙遠的星球,我和我的幫會一定能夠將你繩之於法的。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前輩,承蒙賜我發財良機,我拿到自己應得的一份財富已經足夠享用終生而有餘了,怎敢稍存非份之想呢?』史通先生一再畢恭畢敬地表態,然後歡歡喜喜地回家。」

「佐治,很明顯,老史通先生派人搶奪費烈的黑石失敗了,又派我向費烈洽購黑石,結果也失敗了。於是,史通先生就命令阿朗素策劃綁架費烈、費烈的祖父和康太太,並且到他們的房子徹底搜查,搜不到黑石,便放火燒燬房子。後來,老祖父、康太太、費烈、阿朗素和他的一名手下通通死了,黑石仍然渺無蹤影。

「事隔多年,如今我又發現你身上戴着黑石,於是向史通先生報告。他命令我和巴拉多斯綁架巴巴拉,迫使你參加他的隊伍。這是全部事實的前因後果,我只是一個擔任通風報信和幫閒的小角色而已。」

「這次尋寶行動成功後,你們兩人應得的酬報佔多少?」我問。

「大概百分之一吧,」佛難度苦笑,「論功行賞,可能我們的功勞不夠大,所得比百分之一還要少。」

我搖頭嘆息。他們兩個都是沒出息的小人物,甘願受史通先生驅使,作奸犯科、任勞任怨,夢想一朝富貴。但是我想,他們恐怕很難好夢成真了,因為他們投靠的並非明主。史通先生為人庸懦、胸無謀略、脾氣暴躁、馭下無方、『貪小利而亡命,幹大事而惜身』,非英雄也。

今天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原來老史通先生才是殺害我祖父和康大媽的真正罪魁禍首。

跟佛難度和巴拉多斯閒談了一個下午,已是日落時分。史通先生從外面走進來,後面還跟隨着兩個人。我們一起跟隨史通先生往飯堂走。坐在櫃台的一位中年東方女子急步帶領我們進入一個房間,那可能是史通先生特別吩咐為我們而設的餐室和會議室吧。

X X X X X X

史通先生在長方形桌子首端的主席位坐下。他兩旁是兩位秘魯人,再下來是佛難度和巴拉多斯。我則叨陪末座,坐在遠離史通先生的對面位置。

史通先生首先介紹他左邊的一位年過五十、嘴上留有短髭、容顏蒼老的印第安男子,名叫阿查。右邊年約三十、身材瘦削而精力充沛的印第安男子則叫塔爾旺。然後又將我們三人介紹給兩位印第安人。

晚餐之後,食具撤去,送上咖啡,服務員退出房間關上房門,讓我們安心談話。

座中各人都能講西班牙語,所以我們用西班牙語交談。

阿查開始發言,他說他的祖先是印加帝國的王室成員,跟其他王室成員一樣,都有權知道失落的太陽神廟的位置。以後每一代成員都口傳給下一代,幾百年來從沒有間斷過,並且嚴守秘密。

他說,相信大家都知道印加帝國瓦解之前的兄弟鬩墻、同室操戈的故事了。兄長瓦斯卡爾(為方便敘述起見,簡稱甲王),弟弟阿塔瓦爾柏(簡稱乙王)。老國王率領軍隊北征,命甲王留守王城庫斯科。國王征服北面小城邦基多後,娶年輕貌美的公主為妃,生下乙王。乙王長大後常跟隨父親四出征戰,甚得父親寵愛。國王與愛妃及愛子共享天倫之樂,又留戀山城的風光明媚,便把此地當作安樂窩,寧願終老是鄉,不再返回庫斯科了。

國王病重時宣佈印加帝國由甲王與乙王共管,分守庫斯科及基多。所謂天無二日、國無二君,這遺命直接造成了國家分裂、後患無窮。國王駕薨後,甲王命令乙王到庫斯科覲見,乙王拒絕,於是甲王揮軍北上征討乙王,無功而還。乙王乘勝追擊,兩軍在庫斯科近郊展開生死對決。一場慘酷的廝殺由清晨到傍晚,屍橫遍地、血流成河。結果乙王的軍隊獲勝,並活捉甲王,後來殺死他於獄中。乙王開始展開對庫斯科王族的大清洗,連婦孺也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