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故事敘述到這裡,阿查說出了主題。他說:「在這場驚心動魄的內戰中,王室貴胄戰死的戰死,被屠殺的被屠殺。乙王剛剛戰勝甲王,立即遇到西班牙人入侵。西班牙又展開對基多王族的大清洗,乙王也遭勒死,屍體被焚燬。

「總而言之,印加大帝國的王族慘逢劫難,倖免者屈指可數,而我的祖先就是碩果僅存的幾個人之一。他不但活下來了,還幸運地檢到了一張藏寶圖。」

阿查從身上的內層衣服裡抽出一個扁平的黑布包放在桌上,再小心翼翼地解開黑布包,露出一張摺疊着的、陳舊得發黃的紙。

阿查將紙平展在桌上。大家一齊湊近面孔去看。由於距離較遠,我只看到幾個三角形、圓形和幾條曲線的符號。

「這紙上畫的是甚麼?」史通先生問。

「這就是藏寶圖了。」阿查驕傲地輕捏着紙的邊角,「這不是一張紙,印加大帝國根本沒有出現過紙,所有圖形都是刻在一位王子肚皮上的刺青。」

「王子肚皮上怎會有藏寶紋身的?」史通先生又問。

「印加王族和權貴死後,遺體會被製成木乃伊,留待他日復活時可以繼續享受陽間的驕奢逸樂。

「並不是每一位王親國戚都有機會接受死後的木乃伊處理的。自知有機會接受木乃伊處理的人,生前會叫紋身匠將自己重大的秘密刻在肚皮上,每日都看得見,死後後復活時也看得見,便於跟進。

「不過,印加大帝國雖然經濟繁榮、國力強大;社會整體的文化水平依然停留在石器時代和青銅器萌芽時代,沒有文字作為記載的工具,比瑪雅人落後多了。所以,人們的思想只好通過結繩記事和繪圖來表達。圖形並無公認的格式,各種抽象的意念只能自己創造、自己明白,這也是刻在肚皮上讓自己易於經常溫習和記憶的原因。

「肚皮的主人綽號『岩石上的駱馬』,是甲王的兄弟,是最高級的軍事領袖。由於乙王拒絕了到庫斯科拜會甲王,甲王震怒,先斬來使,再派『岩石上的駱馬』率兵北上,誓要踏平基多。

「可是,事與願違,征討軍慘敗。乙王生擒了『岩石上的駱馬』,按王法將敵軍統帥剝皮製成戰鼓。肚皮上有臍痕和刺青,不宜製鼓,只好利用背部的皮。因此,製鼓者便把刻繪圖形的部份肚皮裁下來了。這部份後來就被我的祖先檢獲,代代相傳,直至今天。

「至於統帥的頭骨則被鑿開了天靈蓋,挖掉腦髓,用黃金裝飾,製成酒杯。此杯早已丟失,也許給西班牙侵略者敲碎,把黃金全部掠奪了。」

阿查的話剛講完,史通先生馬上扯過人皮紙,另一隻手的指頭輕輕碰觸它的表面,試圖體驗它的質感。然後,再用兩手緊執人皮紙的邊緣向外拉扯,試驗它的張力。隨即又將人皮紙高舉過頭,迎着燈光細察它的紋理。

「小心,波士,撕破了它恐怕你賠不起!」阿查顯得十分緊張,一手奪回人皮紙,小心翼翼地摺疊好,再放進黑布包內收藏起來。

「波士,你要證實人皮紙的真假還不簡單,請阿查先生剪下一小角,明天拿到化驗所作基因測試,就知道它是不是人類的皮膚了。」我忍不住開言,「其實人皮紙的真假並不重要,波士,最重的是:你能夠根據人皮紙上的圖形及符號找出太陽神廟的正確位置?」

「我不能,」史通先生上身微向左轉,詢問道,「阿查,這問題應該由你解答比較合適。」

「當然,還得配合祖傳的口訣,光持有人皮紙、依靠紙上的圖象、線條和符號是不行的。」阿查說,「世上只有我懂得這個配合,也就是說,只有我具備了帶領你們到達藏寶地點的條件。」

「成功的百分比很高嗎?」我又問。

「很高,大約百分之八十吧。」阿查答。

「百分之八十太低了,我要的是百分之九十五。」史通先生大表不滿,「我不要做虧本生意。」

「這不是生意,而是一場賭博。所謂『賭而能贏、嫖而能賺,是天下第一營生』你要賭而能贏,那麼你不下注就最聰明。

「即使你的贏面達到百分之九十五,卻有百分之五的負面因素,足以使你一敗塗地。賭博哪有百分百把握的?」阿查神色肅穆,「波士,凡事都得作好失敗的打算。失敗了,我們就走,我們損失的只是一些時間和勞力。而你,則加上一些投注資金。波士,請你考慮清楚這場賭博是否值得投注吧。」

「投注資金不算很大,但是如果成功了,收益倒多得很呢。」史通先生思索一下,「我…我答應投注…。」

「慢着,波士,讓我再問問阿查,」我對阿查說,「你剛才說的負面因素到底指的是甚麼?」

阿查答:「比方說,我祖先口傳的藏寶地點,歷時超過五、六百年之久。在這段期間,安第斯山脈出現過無數次大小不同的地震,太陽神廟可能已陷入很深的地層,無從發掘。周圍地貌也大大改變了,當年作為標誌的樹林可能大部份倒塌、或遭山火焚燬,然後在原地又繁殖出許多不同種類的樹木,從前的景觀已經無法辨認。其他如山泥傾瀉、滑坡、巨型岩石滾到山下、溝壑變形、山路堵塞、溪澗及河流改道…等等,依照祖先口傳的情景與人皮紙上的圖形互相配合,已完全失去意義。那麼,我們只好知難而退,不得不承認失敗。

「又或者,我們團隊內的人事糾紛、鬥爭,或外敵入侵之類,都足以導致物資、人命及寶藏收益的損失,最後甚至一無所獲。」

「這麼說,阿查,你提供的資料都靠不住了!」史通先生大叫,「我們還去尋甚麼寶?倒不如就乾脆拆夥了吧!」

「稍安無躁,波士,」阿查平靜地說,「剛才我講的都是種種可能性,不一定會發生的。例如地貌,我祖父引述他祖父見到的跟目前我們所見到的一般無異。我看,南方的情況是沒有多大變動的。」

「阿查,你的意思是說,神廟的所在地就在南方?」我問。

阿查點點頭,不欲多言。但是我立即猜到,他的尋寶方向根本錯了。我記得納達羅跟我講過的約略情況,失落的太陽神廟應該在安第斯山脈中部或北部,決不可能在南方。不過我不想提出質疑,靜觀其變才是上策。

史通猶豫一陣,說:「好,我決定投注好了。阿查,甚麼時候出發?」

「過幾天。這幾天之內大家自由活動,留在旅館睡覺或逛街都可以。最重要的是不要集體行走,以免引起外人注意,明白沒有?」阿查說。

「沒問題。」史通先生答,然後散會。

X X X X X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