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康妮,聽我說,這幾年來,我做生意實在太投入了。生意問題從早到晚無時不在纏繞着我,堵塞住我的腦袋。我變成了工作狂,唯利是圖,一心只想發大財,把一切事情都拋諸九宵之外了。我不是沒有想到你,康妮,可當我想到你時已經身心疲憊、頭昏腦脹,隨即呼呼入睡了。如此日復一日,轉眼就晃過了幾年。」

「假如你的話是真的,你一定不是往日我所熟悉的劉應標,」康妮冷笑,「劉應標的作風雖然頹唐散漫,但不失為性情中人。他豪爽大方,和藹可親、不拘小節、樂觀而風趣,你看,他視錢財如糞土,你卻愛財如命。你鄙吝而冷漠,不近人情。你們有哪點相像?

「俗語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本性是沒有可能的底顛倒過來的。我懷疑你不是劉應標。你是誰?」

「我是誰?方麗麗也提出過同樣的問題。」我低頭沉思片刻,「我是一個被天神選定的、要將我胸前懸掛着的鵝卵石送回神廟的人。我專心致志、盡一切能力、機會和時間掙錢,孜孜不倦、省吃儉用,目的是要儲蓄一大筆資金,以便出發去尋找那遠在天涯的神廟。

「行動可能需時若干年。即使確定了神廟的地點和位置,還得購買許多設備、僱用許多工人去發掘,另外還得應付當地官員和有力人士的永無止境的需索。

「我打算賺夠錢便開始行動了。我賺錢決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給靈石一個永遠的歸宿。它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會忘恩負義的。」

「為靈石尋找歸宿不是費烈的責任嗎?」康妮輕輕搖頭,「費烈甘願為靈石而死,而你,佐治,為甚麼甘願接替費烈的艱巨任務、為靈石而改變自己的人生觀,甚至不惜為它犧牲一切呢?」

「義不容辭。」我微笑回答。

這時候侍應生捧上晚餐,我們慢慢享用完了。吃餐後甜品和喝咖啡時,康妮說:「老實講,佐治,我該是你的第一位救命恩人,然後才輪到靈石。對不對?」

「對,我從來沒有否定過這一點,康妮。」我依然微笑。

「那麼,為甚麼這幾年來你一直為了向靈石報恩而廢寢忘餐地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卻完全置我於不顧呢?你還說不會忘恩負義?」

「對不起。因為我認為靈石不曉得照顧自己,它需要我,而你卻並不需要。」

「誰說的?!」康妮像是生氣了。

「真抱歉,我不知道你需要我的照顧,而且,我們又長期失去了聯絡。」我抱拳作揖,「請原諒我,康妮,我們坐下這麼久,我還不曾問問你的近況。你好嗎?康妮,這些年來,你幹的是甚麼工作呢?」

「命途坎坷,一言難盡,不說也罷。」康妮搖搖頭,神色沮喪。

「我可以給你甚麼幫助嗎?」我懇切地說,「例如,我的物業公司需要一位職員擔任管理工作,月薪三萬元。如果你願意屈就的話,也許能幫助你解決一些經濟難題。」

「這是你今晚約我吃飯的目的?」康妮冷冷地問,「你要求我像從前那樣侍候你,對不對?」

「我們曾經相處得很好、很融洽。我看待你像親妹妹,我從來沒有想過你在侍候我。」

「你以高薪賙濟我,我會很感激。但是你忽略了一點:當時我還年輕,我期望你在東主與僱員的關係中加進一點點私人感情,藉以稍稍沖淡我侍候你的不對等地位的難堪。可是你並未給我一個關切的眼神,也沒有對我說一句體己話,你從來不會當我是妹妹,或者是朋友,我感覺得到的。」

「當時我是人類渣滓、社會垃圾,我對人生完全失去了希望,所以也不想任何人對我存有絲毫的希望。我承認,我隱藏了自己的真實感情。」

「你對我的真實感情是怎樣的?」康妮望住我笑。

「愛。」我鼓起勇氣說。

「以前也是?」

「我不知道。以前的我已經死了,我不知道。」

「那麼,你對我的愛意是現在才開始了,或者說,是你從病床醒過來的時候就開始了,對不對?」

「其實,其實…」我囁嚅着,「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那是我們都在童年時的事。」

「前言不對後語。而且童年時我並不認識你,真荒謬!」康妮撇撇嘴,「我們的年紀都不小,青春已逝,幹嗎你還這麼無聊、厚着臉皮談情說愛,想欺騙我,甚至欺騙你自己呢?老實告訴你,在童年時代,我愛的是費烈,至今依然念念不忘。我對你完全沒有愛的感覺。」

「啊,這太好了,我終於聽到你的心聲了,」我大喜若狂,握住康妮的手腕,「我就是費烈,真的,我就是費烈。在童年時代我已經愛上了你,康妮,我講的全是實話,我沒騙你。」

「你瘋了嗎?佐治!」康妮抽回她的手,放聲大笑,「你以為你冒認費烈,我就會愛上你嗎?」

「我沒有冒認,真的沒有,」我輕嘆一口氣,「康妮,將來你會明白的。」

「好了,我們不要再討論這個無聊話題了,」康妮伸伸腰,「至於剛才你提到的那份工作,倒很有吸引力,我願意試試。下月一日上班,行不行?」

「行。」

我交給她名片,在街上攔一部計程車送她回到家門,然後作別。

X X X X X X

康妮在我的物業公司工作了幾個月,將我名下的房產進行分類、編寫和記錄買賣或出租的價格、日期、收支賬目等等,簡潔明確,並一一輸入電腦。她通過律師樓幫助客戶辦理契據、銀行貨款或按揭等法定手續,對移交、驗收、租約、保險、維修等事務都親力親為,有條不紊。

康妮的精明幹練和機敏勤快大大減輕了我的工作量,使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我深慶得人,迅即給康妮加薪至三萬五千元,還經常邀她一同出外吃飯、消遣,並有豐厚的餽贈。我告訴自己:我這樣做只是為了籠絡一位得力助手的功利手段而已,示愛和金錢一定打動不了康妮的心。

但是,我內心何嘗不明白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討康妮的歡心呢?我安排了更多親近康妮的機會,我要看見她更多的開心的笑容。

古人千金買笑,甚至不惜付出傾城傾國的代價去博取佳人的一張笑臉。難道他們僅僅為了要欣賞佳人的笑臉或艷顏絕色嗎?不,這完全為了愛。只有愛才激發一個人做出種種事情讓對方感受到快樂。對方的快樂也就是自己的快樂。

我只付出了區區之數就能令康妮開心。我看到康妮開心而開心,這不是愛是甚麼?為了愛,即使付出更多,我也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