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早餐後,我與康妮準備出發到薛典諾教授寫給我的地址。唐芸嚷着要一起去,因為她獨自守着冷清清的房子,一定會悶得發慌。我原本不希望唐芸參加到這件事情裡面,她知道得愈少愈好,這對她自己和我們都比較安全。但是禁不住她苦苦要求,而且康妮也出言相勸,我只好勉強同意了。

僱出租汽車抵達該地址,原來那是一幢樓高三層,名叫「秘魯古物及古蹟考證中心」的古舊建築物,坐落在荒涼地區。一位職員引領我們進入三樓會議室,兩位老者已經坐在會議桌旁等候了。

我向兩位老者介紹了康妮和唐芸。介紹完畢,兩位老者對望一眼,又一齊對望良久,薛典諾說:「巴巴拉女士,你要參加費烈兄弟的歸還靈石行動嗎?告訴你,那是非常冒險的行動,隨時有犧牲性命的危險。而且,這件事跟你毫無關係!」

「是的,我明白,教授先生,」唐芸用流利的西班牙語說,「我不害怕冒險和犧牲。有我在場,當費烈和康妮遇到困難的時候,我總可以提供一些助力。我虧欠他們的實在太多,我能夠為他們出一些力是我甘願的嘗試。」

「希望你真有感恩圖報之心就好了。」納達羅說,皺眉搖搖頭。

這時候,一位職員走進來,薛典諾便叫我脫下項鍊,將宇宙靈石交給職員帶走。

「他拿去讓考證人員作一些檢驗,很快會有結果的,請你稍候片刻。」納達羅對我說。

為了打發時間,我跟納達羅閒談一些當年闊別之後的情況。納達羅說:「當年我回到利瑪後,很快就調查明白,當年老史通先生發覺我沒有利用價值,才釋放了我。至於你、你祖父和康太太死亡的消息卻令我非常難過,痛不欲生。當晚在秘魯商會的筵席上,若不是我酒後失言,洩露了宇宙靈石藏在你身上的秘密,你、你祖父和康太太就可以免於橫死。這都是我不好。費烈兄弟,請你原諒我。」

講到這裡,納達羅不禁老淚縱橫,泣不成聲。舊事重提,我心內悲慟莫名,對納達羅的悔恨亦深受感動,於是急忙伸手輕拍他放在桌面的手背,以示安慰。我說: 「冥冥中的因果循環,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何況生死大事?無論你信奉任何宗教。都得相信神的安排,何須自責太甚?」

「說得也是。」納達羅輕嘆一口氣,從衣袋中掏出紙巾,頻頻抹臉,情緒逐漸平靜。

康妮轉換話題說:「納達羅先生,你幫助我們解除了來自邁阿密黑幫的威脅,我們非常感激。謝謝你。」

「不必客氣,康妮小姐,」納達羅恭謹地回答,「我們的交情非比尋常,是在天神的旨意下開始的。我可以為你們做一點小事是我的榮幸。」

「請問,納達羅先生,你認識佛難度嗎?」康妮又問。

「認識,在邁阿密的秘魯商會聚餐席上認識的。我跟他只見過一次面。」納達羅答。

「不,他曾經入籍美國,不會再回來這裡居住了。」納達羅答。

「他有甚麼親人住在這裡?」康妮又問。

「他的一位堂姊和堂姊的兒子。」納達羅答。

「你怎知道?」康妮苦苦追問。

「因為他綁架和禁錮過我,我脫險回到秘魯後,就從各方面調查他的身世和來歷。我還知道他跟邁阿密黑幫的活動有聯繫,於是通報了移民局,留意他的入境。

「今次他入境的頭一天,移民局就發現了他,警局還派人跟蹤了他。他不是疑犯,跟蹤他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可是誤打誤撞之下,卻擊斃了積犯阿查,真是天大的喜訊。

「史通先生也是惡貫滿盈的積犯。我被綁架、你的母親康夫人及費烈的祖父被逼死都與他的陰謀有關。他心臟病發而死,的確大快人心。」

「但是,納達羅先生,你為甚麼放過了佛難度?」康妮用力頓腳,「唉!為甚麼死的偏偏不是佛難度呀!」

「佛難度沒有犯罪證據,即使有,也罪不該死,」納達羅嘆口氣,「不要讓仇恨侵蝕了你的心,康妮小姐,你的前生已經讓仇恨吞噬了許多人的生命,包括了 你 自己的生命,還有幸福和快樂。原諒別人,你和你所愛的人都會活得更好。」

康妮低頭凝想了好一會,才緩緩地說: 「我一定牢牢記住的。謝謝納達羅先生的忠告。」

難得她從善如流,我也很高興。但是薛典諾教授說:「尋找神廟的旅程很艱辛,我不贊成巴巴拉小姐參與,甚至康妮小姐也最好不要去,因為這可能是個陷阱,危險的陷阱,有去無回!」

「哈哈,你知道神廟在甚麼地方嗎?薛典諾教授,難道費烈自己去就不會有危險嗎?」康妮冷笑,「我們就是要去陪伴他、護衛他,而且分擔他所遇到的凶險。」

「你以為自己是『神奇女俠』嗎?」薛典諾也冷笑,「你們只有讓費烈分心、增加負擔、更吃力、更忙亂、更難於完成任務。我希望你們珍惜生命,以大局為重。」

說實話,我真的不想讓康妮與唐芸跟我一起去。這又不是旅遊,她們能幫我上甚麼忙呢?如果康妮遇上任何不測,我會遺憾終生。

我死了不打緊。送靈石歸廟是我早已選擇的任務,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牽涉到任何人。

唐芸與康妮正打算繼續辯論。這時候,剛才拿走宇宙靈石的職員回來了。他將靈石和一份檢驗報告交給薛典諾教授,便轉身離去。

檢驗報告書只交代了一些數據,並略加分析和提供意見。可能由於宇宙靈石是薛典諾教授交託的,他是專家,他看到數據當能了然於胸,毋須旁人再畫蛇添足了。

「一、根據碳同位素|十四的測試,宇宙靈石的年齡已超過一億年已上。正確數字未能核實。

「二、石體前面能放射出輕微的紅外線、伽瑪射線和X射線。放射的管道不明。石體背面的結構比較緻密,可能並無管道讓放射線逸出,似乎對人體無害。

「三、石體呈長橢圓形。長三厘米,寬一點五厘米,厚度只有○點五厘米。其中央略高於他處,亦只有○點七厘米。色黑,重五公斤。若懸掛於胸前,與人體約攝氏三十八度的體溫接觸後,或在陽光下曝曬約半分鐘,重量可減至半公斤或十分之一公斤。其減輕重量的機制未明。

「四、此石的體積與其重量不成正比。即使在裡面灌滿水銀,重量也沒有可能達到半公斤,更絕無可能達到五公斤。除非將石體剖開查察,否則它裡面存在着甚麼物質或儀器,永遠是一個謎。

「五,初步鑒定,石頭外表由玄武岩構成。前面兩個白點與週邊的黑色石體並無明顯的、整齊的分界線;互相融合,渾然天成。看來是一塊來自大自然並經過人工琢磨的石頭。但是也不能排除是用岩石碎粒混合黏劑在強力機械壓縮下製成的人工產品。

「但是,在三億年之前,是恐龍和爬蟲類統治的世界,人類還沒有誕生,是誰製成這樣複雜而精密的產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