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檢驗報告宣讀完畢,薛典諾教授雙手捧着頭面,陷入沉思之中,大約五分鐘後,他才撒開雙手,露出困擾的面容說:「這真是個大難題,以現代人類的知識是很難破解的。我姑且提出若干假設,給大家參攷參攷:「首先是石頭的來歷。自古傳說叫星石,分別為黑星石和白星石兩塊。顧名思義,是由星空掉下來的,或者是從星空採收到的。前者當然較可信,因為現代科技還不能到星空去任意收集到這些石頭,可況在古代?

「自古以來,從星空掉落在世界各地的隕石何止千千萬萬。其大小不一,形狀各異。大部份在下降途中燒毀了,或者在地球表面撞碎了。但從來沒見過像這塊黑星石般光滑平整的。顯然,它一定經過人手加工,並非純粹天然之物。聽說,另外還有一塊白星石,其大小和形狀完全相同,只是顏色相反:整體白色而兩個圓點黑色,微微凸起。由此證明,兩塊石都是人手加工過的產品。

「既然是人手加工過的產品,那麼,由甚麼人處理過呢?可能性有兩種:第一種可能性是外星人。宇宙茫茫無際。單是我們鄰近的銀河系便有一千多億顆恆星(恆星等同我們的太陽,我們的太陽只是其中極普通的一顆恆星)。每顆恆星周圍又有許多顆行星依循自己的軌道環繞着它運行(例如我們的地球)。行星又有衛星環繞着而運行。總之,星體無數,其中像地球一樣適合人類居住的星體也很多。除了太陽系以外,還有其他無窮無盡的星系,遠離我們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億光年,其中適合智慧生物居住的星球屈指難計。因此,外星人將黑白兩塊星石遺落於地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不過,星際旅行通常得花上幾百光年甚至幾百萬以上光年。漫漫長路,人壽幾何?即使有超光年的交通工具,來回時間上的虛耗還是不可完全克服的障礙。因此,外星人到訪地球而遺下任何物件的機會極微。

「另外一種可能性是地球人本身。我傾向於同意這一可能性。

地球已經環繞着太陽運轉了四十六億年以至五十億年的悠長歲月了。除了初始大約二十億年的一段高溫、乾燥、欠缺海洋、氧氣和臭氧層等等的混沌時間外,地球逐漸具備了與今天差不多的空氣及自然條件,哺育了天地萬物。我相信,在地球誕生後的三十億年裡,就該在進化過程中出現了高級的智慧生物—人類。

回溯歷史,原始人類穴居野處、茹毛飲血,度過了幾萬年。而一旦掌握了火,生活便大大改觀,陶瓷及銅鐵陸續出現,世界各地的古文物奇蹟有如百花盛放。

「人類文明歷史發展到今天只有幾千年,近幾百年才突飛猛進。如今科技一日千里,也不過花了幾十年時間。想想看,一億年內可以有多少個幾千年讓人類發展?幾十億年內又可以有多少個幾千年讓人類發展?

「據說,地球經歷五次末日浩劫。我看,在大約三十億年裡,地球經歷過的末日浩劫次數應該比五次遠遠為多。所有生物在冰川、洪水、瘟疫、巨型隕石或天體的碰撞、戰爭、自然災害、甚至核戰爆發…等等的摧毀下全部滅絕,人類的文明也消失殆盡,片瓦不存。

「三十億年該是何等長的時間,末日浩劫肯定不止五次。我認為即使末日浩劫即使發生了許多次或無數次,並不會造成所有生物和人類全部死亡,因為百公里深的海底或地底還有一些倖存的生命,他們日後的進化就不必重覆以前的單細胞及無性生殖等低級階段,在沒有天敵的干擾之下實現了進化大躍進。

「無論多慘酷的劫難總有倖存者,包括人和動植物。上天一定會在某些偏遠及安全的地區保留極少數的人類孑遺。即使世界上只剩下一男一女,以後他們的後代在不太長的時間中也會重新統治地球,令地球景象煥然一新。

「據說,六十年代末期在美國發現了一塊五億年前、在地質上為寒武紀的人類足印化石,那足印正踏於一隻已經絕種了幾億年的三葉蟲化石身上。

「我沒有親自目睹或鑑證那塊化石,不知真偽。如果那是真的,就證明了我所說的:人類在幾十億年前早已在地球上生存過,而且還可能擁有過高級的、比我們遠遠超過的、更先進的文明。自那些浩劫之後,人類和人類創造的文明由於種種原因而湮滅了。但是,又過了許多許多年代,人類及其他文明再度復興和湮滅。輪迴多次,週而復始。

「既然如此,那麼當某一次人類文明達到登峰造極時製造出兩塊結構精巧、功能神異的黑白星石,不是絕對合乎邏輯的事嗎?

「如今白星石失蹤了,只剩下一塊黑星石。我相信白星石與黑星石的結構大致上是相同的。我很希望能將黑星石的檢驗報告書分析一下,但是我不能。我茫無頭緒,因為我的知識水平實在差得很遠。

「不過我也將自己的猜測講述一下,當然這是缺乏根據的,給大家參攷而已。

「首先是黑星石的體積與體重不成正比問題,我無法解答。忽然想起,當恆星耗盡了本身的燃料、冷卻、崩塌及壓縮變小後,會形成質量非常緻密的白矮星、中子星,甚至黑洞之類,其內在密度可達到每立方厘米幾億噸、十億噸,以至百億噸不等。黑星石的內部變化跟這種情況有點相似,但不是自然形成的。如果將大量岩石碎粒加以強大的、數以億噸的壓力,於是物質粒子之間的空隙縮小近於零,其重量則增大。這樣.黑星石的體積與體重就不成正比了。

「不過,它受到體溫或陽光的影響而重量減輕,這原理我仍然想不通。按常理,除非你把石頭裡面的一部份物質抽離,否則它的重量是沒有可能減輕的。

也許,當體溫或陽光與石頭接觸時,石頭內部某種液體蒸發了,抽離了;但為甚麼當石頭離開人體或陽光之後,又能在一瞬間恢復原來的重量呢?

「至於石頭前面或上端能放射出輕微的紅外線、伽瑪射線和X光射線,當然是內部儲存熱能或太陽能裝置發出輻射的結果,十分正常。輻射對不同的人影響力是有選擇性的。看來費烈不會受到侵害,而佛難度卻可能因此而染上了血癌。

「除了儲存能量的裝置之外,一定還有儲存資訊、記憶、指示…等等的裝置系統,隨時向佩戴石頭者傳送信息及提供針對性的保護。

「既然石頭佩戴的空間這麼細小,所以在製作過程中必然牽涉到各種先進科技與巧妙的設計,我們這時代的人實在難以望其項背。我猜,創造黑星石的天神一定在石裡鋪設了許多線路、晶片和微型電腦,還應用了比岩石碎粒更加微細的納米科技。

「上面我所講的只是我的臆測,信口雌黃,請各位多多包涵吧。」

薛典諾講完了。他的分析和結論講了等如沒講,因為他對黑星石根本沒有認識,除非他予以切割、解剖和長期研究,才可以揭露一些真相。但是我並非物主,我只是受託將黑星石交還神廟的人,我不會容許將黑星石交給任何人進行研究的。

而且,黑星石的結構如何,跟我何關?我只是執行護送黑星石回歸神廟的任務而已。

我默不作聲,迅速拿起黑星石掛回自己的頸項,但黑星石令我胸前刺痛,我又把石頭放入褲袋中。正想告辭,這時候,古物及古蹟考證中心的主持人帶領兩位職員匆匆闖進會議室來。

納達羅與薛典諾教授忙站起迎接:「加西亞先生,有甚麼事可以為您效勞嗎?」

「這位就是黑星石的主人?」加西亞攤開右掌,走到我面前,大聲說,「拿給我看看!」

「不,我不是黑星石的主人,天神才是,」加西亞的無禮令我不快,我也粗聲說,「剛才你的職員已經看過了,檢驗報告書放在桌子上,你自己看吧。」

「我要看實物!」加西亞紅着臉。

「我保管實物,不讓別人看。」我站起來,康妮和唐芸也相繼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