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們先走,我隨後來。」我用華語說。

她們果然走出門口,走下樓梯。接着,我也走向門口,但是兩位職員很乖覺,急忙伸開雙手,把門口攔住。我只好退回會議桌,坐在納達羅旁邊。

加西亞滿臉通紅,氣喘頻頻,顯然被激怒了。隨意坐在我對面的椅子上歇息。一位職員連忙倒一杯清水,放在他面前。他渴一口水,閉目養神,情緒稍為安定。他大概五十多歲,頸短身胖,血壓肯定過高。我趁他喝水和閉目養神的時候,偷偷將黑星石塞入納達羅手裡,他又迅速放入自己的衣袋之中。

休息十分鐘後,加西亞精神抖擻而又心平氣和地對我說:「先生,如果你願意向我們的古物及古蹟考證中心捐贈你的黑星石,這將是對科學的進步和人類的福祉最偉大及崇高的貢獻。你的名字會榮登史冊、流芳萬世。我看您不會拒絕吧?」

「我會考慮一下,過幾天再回覆你。」我說。

「現在你就得決定!」加西亞用力拍桌子,「黑星石是我們的國寶,是全民所共有,不由你單獨佔據!」

「它不是秘魯的國寶,是瑪雅的國寶,」我冷笑,「嚴格地說,它是墨西哥的國寶,因為古代的瑪雅人是生活在墨西哥境內的。」

「我不管!總之它在秘魯境內,我們就有責任保護它,」加西亞向兩位職員揚揚手,大聲說,「給我搜出來!」

兩位職員撲到我面前,揪住我的後頸,把我扯起身。他們脫掉我的外衣和襯衣,看我身上並無黑星石,又搜我的褲袋,甚至脫下我的鞋子。沒有,地上也沒有。

「加西亞先生,你這樣對待我的客人,公平嗎?」薛典諾站起來說,「你找不到國寶,該讓客人回家了!」

「唉,我的幾十位同事的諾貝爾獎美夢都破滅了,包括我自己在內,」加西亞雙掌覆蓋面部,全身癱軟在椅子上,像一團棉花。他不斷哀嘆着:「神奇的黑星石躲在哪裡,它跑到哪裡?」

「一個畢生浸淫於自己所追求的學術的人,總有鍥而不捨的執着。」我嘆一口氣,「忘記了黑星石吧,學問該靠自己去追求,不能靠僥倖得來的物質,對嗎?」

我攤攤手,逕自走出門口。沒有人阻攔我。

X X X X X X

午後,我接到納達羅的電話,他叫我坐計程車到他的家門口。我到達他的家門口,他一閃身就從屋內衝出來,開了車門,鑽進後座與我同坐,並將一個小布包塞進我手裡。

「對不起,費烈兄弟,」納達羅用瑪雅語說,「我又給你添麻煩了。自從黑星石曝了光,它的幾億年來歷、神奇功能和珍貴的科研價值都一下子傳開去了。現在,覬覦黑星石的又何止加西亞一人?光是古物及古蹟考證中心的工作人員已有數十人,其他的科研機構、歷史研究機構和醫學研究機構等等更是數之不盡,大家都翹首以待,希望能得到黑星石成為他們實驗室桌上的研究標本。

「現在,要攫取黑星石的再不只是以前的財迷心竅和見利忘義的市井之徒,而是學識豐富、才智過人及可以公開組織起來的學術精英了。

「費烈兄弟,事情很緊急,不能掉以輕心。你趕快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收藏起黑星石。千萬不要攜帶它出口,因為海關已經將你的名字列入黑名單。言盡於此,再見。」

但是,我忽然記起一句話。我說:「慢着,納達羅,請問:你說過在『肚臍中的肚臍』見面,這句話還有效嗎?」

「依然有效。」納達羅說,「還有,非必要時,請不要給我電話,以防有人竊聽。」

於是納達羅下車了。我吩咐司機載我回到住所,幸而無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