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是活生生的有機體、是真實的存在。」我淡然一笑,伸出手臂遞給劉太太,「別害怕,我不是鬼,你捏捏我的手臂看。」

劉太太輕輕撥動我的手指,默默無語。

「麗麗,我活着是事實。至於我如何能夠活着,我不知道,也沒有人可以解釋,我們不必再討論下去了。」我誠懇地說,「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你帶我離開此地,我不喜歡給別人檢驗、研究、問話。我大病初癒,元氣未復,健康不太穩定,如果回到住所,沒有人照料我是不行的,請你讓我在你家裡暫住一個月,時間一到我就走。我會很安份,決不妨礙你的正常生活…」

「你妨礙不了!」劉太太阻止我說下去,「目前我門依舊維持夫妻關係,我有責任幫助你,我會安排一切,但是當我們離婚之後,你就得自己照顧自己了。」

「我們要離婚?」我頗感震驚。

「我們都同意,我們要解決不愉快的婚姻關係只有離婚一途了,」劉太太平心靜氣地說,「我們早已簽了離婚協議,還有三個月,我們就自動解除婚約。」

「麗麗,我一定盡力讓你活得愉快的。」我說。

「佐治,你的存在已經構成了我的不愉快!」劉太太面露輕衊之色,「我多看你一秒鐘都會嘔吐的!」

「這真不幸。」我太息。

「是我的不幸!」劉太太也嘆息一聲,接着莊重地說,「先此聲明:我容許你在我家暫住一個月,是假設的期限,如果我對你不滿意,隨時可以驅逐你離開。我的戒律一,每晚八時之後嚴禁出入我的家門;戒律二,不得在家中吸煙、吸大麻,我受不了那種氣味;戒律三,不得招惹豬朋狗友來我家聚會,我討厭那些不正常的男人。」

「我接受你的戒律,不敢違抗,」我笑道,「麗麗,你討厭男人,卻讓我住進你家裡,太委屈你了,我萬分感謝。」

「你以為你是正常的男人嗎!」劉太太勃然大怒,「佐治,你不能算是男人,你在同性戀中的角色是「0」,不是「1」,跟我們女人是一樣的,這也是我不拒絕你留宿的原因!」

劉太太的嘲諷、揶揄、鄙夷和侮辱令我十分憤怒,可是我又想,她針對的是劉應標,不是我,於是我就釋然於懷了。我說:「麗麗,我無話可說。我想馬上離開醫院,你怎樣協助我呢?」

劉太太打個電話:「張醫生,病人要出院,請你跟陳醫生和李醫生來一趟。」

很快,三位穿白袍的醫生推門進來。他們跟我打個照面,都大吃一驚,呆在當地,軀體搖搖欲墜。

「他是誰?他是劉應標先生?…」

「他不是死了嗎?怎麼會坐在這裡的?…」

「誰把他救活過來的?…」

三位醫生結結巴巴地提出一連串問題,劉太太當然回答不出來,也不知該先回答誰。

「我是劉應標,你們都認識的病人,為甚麼忽然又不認識了?」我冷笑,「處理屍體的工作人員遲遲未到,我等不及了,就爬起身,換上自己的衣服,坐在這裡。」

「別開玩笑,劉先生,你早就死了。」一位年紀較大的醫生,可能名叫張醫生的說。

「我沒有死。如果我死了就不能回答問題了。」我說。

「可是我們給你做過測試,完全沒有反應,證實你大腦的腦幹已經死亡,不能向機體傳送調控生命活動的信息,於是機體也宣告死亡,完全沒有治癒與復原的機會。」陳、李兩位醫生說。

「這證明了你們的測試失誤。如果你們在測試報告書上簽了名,你們就必須負責。張醫生在死亡證上簽了名,更應該負上全責。」我依然冷笑。

「我們都是有經驗的醫生,測試沒有失誤。為甚麼結果會是這樣的?那…那太不公平了。」陳、李兩位醫生哭喪着臉說。

「那麼,請各位醫生解釋我依然健在的原因吧。」我說。

「我們解釋不了。」三位醫生臉色蒼白。

「各位,」劉太太開始打圓場,「世間事無奇不有,各種神秘現象何苦強求解釋呢?劉先生該死而不死,是上帝或神靈的旨意。你們都信仰上帝,對不對?信上帝或神靈就不要迷信科學或邏輯學,迷信科學或邏輯學就不要信上帝或神靈。我看,這件事就算了吧。你們為劉先生做一次檢查,X光、MRI、EKG等等,悉從尊便。假如結果正常,你們批准他出院,一了百了,以後各不相干。你們認為怎樣?」

三位醫生低聲商量了一陣,張醫生說:「劉先生垂危而不死,而且迅速康復如常人,是醫學史上的重大奇蹟。為甚麼會這樣,我們很渴望知道。如果我們好好研究,查明劉先生顱腔的腫瘤萎縮及消除的原由、心臟機能重新運作的機制等等,將會挽救多少人的性命。劉先生,請你行行好心,給我們一個機會…」

「少廢話!」我大怒,「我太太說過:信上帝或神靈就不要迷信科學或邏輯學。天神治好了我的病。就憑你們?你們對天神的大能和工作知道多少呢?!我最多給你們兩小時,你們要檢查甚麼就檢查甚麼,過時不候。我還得回家洗澡、吃飯。明白沒有!」

兩小時過去,身體檢查算是完結:一切正常,不但我曾經患病的器官完整無缺,沒有留下任何損傷的痕跡,而且還顯得活力旺盛、健康情況比一位二十來歲的年青小伙子有過之而無不及。醫生們嘖嘖稱奇,還想繼續深入研究下去,只礙於我有言在先,他們才不得不忍痛放棄。

劉太太拿過出院批准書,繳付了住院的各項費用,獨自乘坐計程車回家。我卻坐上了劉太太的「奔馳」房車,由女傭安妮達駕駛;沿途經過百貨公司,她還伴我進去購買平日穿着的西褲、上衣、襯衣、內衣褲和一些日用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