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但是,傑克的那一份怎辦呢?」佛難度問。

「傑克跟史通先生的任何協議,史通先生死後都不存在了,」阿查依然溫和,「我們跟傑克的幫會毫無瓜葛,不必理會。」

「好吧,我們這就去研究如何開啟石壁大門吧。」巴拉多斯歡欣得手舞足蹈。

「佐治和塔爾旺先走進石匣子尋找開啟石壁的機關;發現了,就將佐治的宇宙神石按下去,看是否有反應。」阿查發出了第一個號令,然後補充,「石匣子裡面空氣稀薄,人進去多了呼吸會很困難的,所以我們待在外面。」

我和塔爾旺領命,燃點了一支火炬走進石匣子裡。

石壁約四米見方,表面光滑。用火炬照遍石板表面和周邊石壁各處,並無異狀。阿查從地上拾起一塊石頭,輕輕敲擊石板各處,並側耳細聽;我也照做。

「聲音空洞,我肯定整塊石板是一道大門。」阿查說。

「對。」我回應,「你看,石板頂部和兩旁的邊緣,不是很平整的,有些地方被周圍石壁微微突起的部份遮蓋了。很明顯,大石門不是向外面開的,而是向裡面開的。」

「我也這樣想,我們試試合力向前推,怎樣?」塔爾旺說着,便用一側肩膊頂住石板,我點點頭也照樣做,一起合力向前推。可是大石門紋絲不動。我說:「既然大石門向裡面開,那麼開啟的機關一定在外面石壁上,否則人們怎能進得去神殿呢?」

我們再分頭察看兩旁的石壁,並無發現。看來我們失敗了,絕對沒有辦法開門進去了。

正沮喪間,我忽然靈機一觸。我發覺岩壁上有許多由上而下的縱溝。溝內並非全是石質,大概湖水滲漏、衝刷了石塊,泥土便暴露出來。溝的深淺不一,深的可以容得下一兩個人。

大石門旁邊不遠處剛好有一條比較深的石溝,溝內的泥土隱約可見。我對塔爾旺說:「如果走進石溝內,向神殿的方向挖掘,那就不須開啟大石門而可能進入神殿裡面了。」

「這辦法可行。」塔爾旺輕拍我的肩背,表示讚許,「我們回去跟阿查商量一下,向他借一支摺疊式的小鐵鍬用用。」

阿查同意了我們的辦法,又從帆布工具袋中摸出一支小鐵鍬和一支鐵鑿,交給我們,說:「沒有錘子,隨便撿一塊石頭好了。」

回到原來的位置,我跟塔爾旺開始工作。塔爾旺用鑿子鑿開小岩石旁邊的泥土,又挖走了小岩石。我跟在他後面用鐵鍬清理泥石,逐漸開闢了一條大約半米長的小隧道。

我們都累了,便坐下來休息、喝點水。

「我看我們快到達大石門後面了,」塔爾旺舒口氣,卻又變得憂心忡忡,「進入神殿,好戲要上演了。」

「甚麼好戲?」我莫名其妙。

「如果神殿裡有寶藏,阿查會讓大家分享嗎?」塔爾旺低聲說,「他的自動步槍一響起,你們都得命喪當場了。」

「我早就講明我不要分享寶藏了,」我心驚膽顫,「他連我也不肯放過?」

「因為你會洩露秘密,」塔爾旺搖搖頭,「不殺人,怎能滅口?」

「假如史通先生不是猝死,阿查同樣會置之死地嗎?」我問。

「當然。」塔爾旺答。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難免的了;」我嘆息,「塔爾旺,雖然你是阿查的同路人,但是你能夠保證自己不會被阿查槍殺嗎?」

「暫時不會。不過等到拿着寶藏之後就難免了。」塔爾旺也嘆息,「這只好走着瞧吧。」

沉默半响,我繼續追問:「塔爾旺,你可以告訴我關於阿查的來歷嗎?」

「他是臭名遠播的盜墓者,你只要看到他帶着的、裝滿了盜墓工具的帆布袋就能夠猜中他的身份了。

「他年輕時在利瑪近郊一帶活動,除了盜墓,還搜掠和破壞不少金字塔,觸犯了國家保護古物及古蹟的法例,又牽涉兩宗謀殺案,一直被保安部門通緝。由於他是單幹戶,沒有同黨,又居無定所,四處流竄,當局拿他沒有辦法。後來,他娶了一個烏羅族女人,隱居於的的喀喀湖的浮島上,至今仍然逍遙法外。」塔爾旺一口氣揭穿了阿查的底細。

「那麼你又是誰?是他的手下嗎?」我大感好奇。

塔爾旺一聲不響,我也不便追問。我們已休息了頗長時間,為了避免引起阿查猜疑,只好繼續奮力工作。

前進約三公尺,已經走到盡頭。從塔爾旺鑿開的一個洞口外望,似乎可以看見幾點微弱的星光。

真奇怪,大石門後面不是神殿、不是封閉的空地,甚麼都不是,居然是一片夜空!

難道我們會通到天堂去嗎?當然是沒有可能的。

我們加緊工作,隧道口擴大了。我探身出外,手持火炬向大石門後面映射,原來那不是門,是一塊大石板。石板上刻着幾個瑪雅文字:「死亡之門」。

唉,原來我們辛辛苦苦走了那麼長的路程,兜個大圈子到頭來又回到剛開始出發的起點了。我認得那下面的通道。認得通道又回到另一側的懸崖、認得懸崖以外的一大片天空。

古代人為了建築這條通道一定付出了龐大的人力、物力和時間,但是建通道的作用何在?要達到甚麼目的?實在令人費解。我對塔爾旺說:「神殿和寶藏都落空了,阿查一定怒不可遏。他今後的行動如何,與我無關。反正尋寶團隊再也不需要我,我該告辭了。」

我講完,隨即縱身跳下。大石板底部距離通道地面僅兩米左右,跳下去並無損傷。

「等着我,佐治。」塔爾旺高聲喊,接着也跳下來了。

我們奔向早前捨舟登岸的地方,想尋回香蒲船離開。這時候,槍聲响起,幾發子彈落在我們後面和旁邊,濺起許多碎石和泥土。我們急忙閃身藏在一塊大岩石後面,回望刻了「死亡之門」的大石板,想了解當前的形勢及自己的處境。只見阿查站在我們挖出來的洞口,左手高舉火炬,右手緊握自動步槍,向通道前後眺望。然後,他將火炬插在洞口,手扶石壁,作勢躍下。

假如阿查躍下來了、跟蹤追捕我們,我們就有極大的生命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