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轉身招呼康妮和佐治一起離去,納達羅卻快步走過來拉住我的臂膀說:「請再坐一會,聽我解釋。我沒有,也不敢要求你們做任何事。費烈兄弟,你年紀還小,你一定仍然在求學時期,能夠為我們做甚麼事呢?我只想告訴你─不,是天神剛才告訴我的,你們三位都曾經是瑪雅王者和貴人,你們將來會自發地把宇宙神石送回安第斯山脈的太陽神廟,完成了終極的歷史任務和天神的囑咐。」

千多年前我曾經是瑪雅的奇里瓜總督,權力與國力相等,康妮曾經是貴人,納達羅講對了。但是,佐治又曾經是誰呢?他可能做過國王,卻是哪一位國王呢?我是否認識或見過他呢?

我正想着想着,康妮忽然微笑插嘴:「納達羅先生,我們還得先去尋找宇宙靈石,對不對?天神已經告訴了你該到哪裡去找,對不對?」

「小姑娘,你何必考我?」納達羅微笑,「宇宙神石就在費烈身上,你知道的。」

「你…你怎會知道?」康妮大吃一驚。

「剛才你和費烈站在祭壇前面的時候,陶盆裡面的聖水都發出猛烈震盪,激起波瀾。這由於你們的前生曾經長期佔有過宇宙靈石,因而今生體內蘊藏了某種特異功能。」納達羅悠閒地笑,「費烈說,他沒有學習過瑪雅語,他是忽然『記』起來的。我們知道,懂得一種語言是通過日常生活中不斷練習和反覆對話的累積過程。所謂『記』起來了,那是前生的記憶,無非在夢境中重複了前生的經歷,包括了語言的練習和對話,前生的語言記憶才會浮現於腦海中而獲得鞏固。誰可以在夢境中重複自己前生的經歷呢?只有佩帶了宇宙靈石的人。這個人是天神所安排的、重新發現了宇宙靈石的人,他必須保管和負責將宇宙靈石帶回天神所指定的太陽神廟。這個被天神選中及寵幸的人就是費烈兄弟了。」

「那麼,太陽神廟在哪裡?」我不免好奇心動。

「這答案是三年來我一直渴望要講出來的。現在我找到了你們,當然要告訴你們才了卻我的宿願、完成任務。

請記住,那太陽神廟就在安第斯山麓。天神留下一偈:雪山之中,火光熊熊;黑白靈石,此日重逢。

「你們好好推敲,一定會找到它的所在的。言盡於此,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

這個所謂答案真是玄之又玄,講了等如沒講。不過反正我沒有去尋找那太陽神廟的意思,隨便納達羅講甚麼都與我無關。只是我有個問題不明白,請納達羅解答:「據說古代瑪雅人住在現今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和中美洲一帶,為甚麼你和你的族人會住在安第斯山上的?」

「世代久遠,我也不明真相。」納達羅輕輕嘆息,「父老相傳,自從公元九世紀之後,千千萬萬瑪雅人突然放棄了尤卡坦半島西部的叢林、耕地、家園和經營了千百年的城邦建築、宮室、神廟等等,像石灰粉一樣飛散於空氣之中,連同輝煌璀璨的瑪雅文明都消失殆盡。

「有一部份瑪雅人遷移到尤卡坦北部如圖隆、瑪雅潘等地,尤其是戚陳伊薩,繼續發展瑪雅文明。由於托爾特克人的征服,瑪雅人不得不與他們共同生活,並且在文化上互相融合,創建了新的文明。

「不過我們幾百名自稱為黑鷹的族人從來不習慣、或者從來不屑於跟其他外族人相處,所以反而向西南流浪,渴望最終能夠找到一個適宜安居的世外桃源。

「後來我們到達西岸的太平洋海邊,亦即現今的瓜地馬拉國境。那裡水土肥沃,氣候溫和,生活資源豐富,是理想的棲身之地。可惜住下不到十年,北方驃悍的阿茲特克人傾巢南下,攻佔了幾座城市,恣意搶掠殺戮,居民紛紛四散逃竄。

「我們平日建造了幾艘可以扯帆出海捕魚的大型獨木舟,接到敵人來襲的消息,便收拾可以攜帶的物品,乘載老弱婦孺,沿着海岸線向南駛去,精壯的男丁則沿岸邊徙步而行。曉行夜宿,幾個月後才到達現今的秘魯國境北部。

「當時該地已經由某些印加民族控制。我們黑鷹族人不願跟印加人在一起生活,便轉向東走,攀上安第斯山脈。不過山地上到處都有印加城鎮,我們越過山麓東面,向下走進靠近森林地帶的偏遠山區,才建立了自己的家園。那裡遠離了海岸地區的乾旱和高山的苦寒,天氣溫暖,雨量充沛;雖然比較低濕,農產品的收成卻很豐盛。我們還養了駝羊和駱馬、種植玉米、棉花之類,生活可以自給自足,黑鷹族的人口繁衍至五千多人。

「可是,到了十二世紀至十五世紀,印加帝國空前興旺,由南部「的的喀喀湖」(Titicaca)和中部的庫斯科分別向安第斯山周圍及我們居住的北部擴張。最後,我們便成為印加帝國的順民;壯丁在農閒時必須為王室服勞役,幸好不必納稅,我們的生活仍然過得很好。

「直至十六世紀三十年代,西班牙侵略軍徹底滅亡了印加帝國,殘酷地鎮壓人民、瘋狂地搜掠黃金。我們迫得遷到荒僻、貧瘠和嚴寒的安第斯山區。那裡的生活條件很差,只靠放牧駝羊維生,幾乎與外界隔絕。

「可是我們自從遷離尤卡坦半島,數百年來一直保存固有的瑪雅文化、生活方式和祭祀天神夸特札爾科特爾的虔敬傳統。由於我們所居住的地理環境影響和印加帝國文化的熏陶,我們也信奉太陽神印提和創造之神維拉科查,因為安第斯山區就是維拉科查從星空首先降落在地球的領域。

「我向天神夸特札爾科特爾禱告和溝通的結果,知道將來必定有一位天神和太陽神所甄選及信託的瑪雅後裔去完成一個偉大的使命,把宇宙神石送回一座湮沒了幾千年的太陽神廟。它就埋在安第斯山麓的泥土和岩石下面,沒有人知道確實地點。費烈兄弟,我相信你必定會完成那偉大使命的。神廟裡面藏着大量黃金,全部都是留給你的報酬,你是受之無愧的。」

「納達羅先生,」康妮又插嘴,「你說過,目前你的族人仍然生活得不大富裕,對嗎?」

「比起幾百年前當然好多了,」納達羅答,「我們黑鷹族的人口已經達到八千人,依然以種植和畜牧維生。我們的鄰居也多起來了,附近建起了許多村莊。環境比較熱鬧、交通比較方便,可是若講到富裕,那還差得遠呢。」

「那麼,你們為甚麼不去找出那寶藏,讓黑鷹族人過一些好日子呢?」康妮展現揶揄的笑容。

「廣袤無際的高原、連綿千里的山脈,誰能找得到一座埋在地下的破廟?」納達羅閉起眼睛,「即使找到了,寶藏擺在眼前,我們也絕對不敢碰一碰,否則天神和太陽神必會降下極其嚴酷的懲罰。」

「迷信!這是你們瑪雅人的迷信!」康妮說。

「小姑娘,你曾經是瑪雅人,你也迷信過宇宙靈石的靈性,否則你怎會去盜竊靈石?」納達羅微笑,「今生你的特異功能也是拜靈石和天神所賜,你該深信不疑,只是口頭上否認而已。希望以後你對靈石和宇宙諸神多加尊重。」

「怎樣證明我盜竊過靈石?納達羅先生,」康妮冷笑,「如果真的有前生,前生所做的事今生也需要負責嗎?」

「當然,前生的過失今生必須補償。」納達羅保持微笑,「至於怎樣證明你盜竊過靈石,請問問費烈就明白了。

「他正由於得到靈石的賜福,對前生的事記得清清楚楚。」

「是的,康妮,納達羅祭司的話沒錯,」我說。我恐怕康妮會繼續歪纏上去,急忙起立對納達羅說,「我們在這裡打擾太久了,該告辭了。」

「好吧,各位保重。希望有一天能夠在安第斯山相會。以後我們不會再來邁阿密參加嘉年華會演出了,反正沒有人懂得欣賞。」納達羅叮囑我,「費烈,牢牢記住天神的偈語,仔細推敲、琢磨,一定可以領悟其中的奧秘。再見了,我們黑鷹族人的好兄弟。」

納達羅送我們從後台轉出前面街道,臨別時,用瑪雅語對我說:「你若遇上疑難問題,希望跟天神溝通時,可將靈石貼放在前額,雙掌重疊按壓,閉目誠心祈求,自然會獲得感應。」

我們三人由二十七路的表演台走回第四路,沿途瀏覽。隨着時間過去,街道上的遊人愈來愈多,擠擁不堪。所有的歌舞、音樂及雜藝表演不外如是,喧鬧有餘而美感不足。由於遊人太多,前進緩慢,加上天氣酷熱,我們走到第十七路已經筋疲力盡、汗流浹背、氣喘如牛,只好從橫路出場,取回汽車返家。